作者专栏

袁伟时:重庆游哀乐

  ·  2013-05-03
早就有朋友怂恿去重庆走走。薄王在位,无法忍受无所不在的淫威,一笑谢绝。去年时移势变,但盛典前后,处处神经紧张,无意凑热闹,避之为上。今年该还债了,4月23—2...

袁伟时:穷困的根源和出路

  ·  2013-04-16
——铭记家乡的山•水•人(三) 要是有人问我是哪里人,我总是回答:“广东兴宁”。尽管兴宁早已划归梅州...

袁伟时:在农耕时代徘徊

  ·  2013-03-29
—— 铭记家乡的山·水·人(二) 20世纪上半叶,美好的自然环境,没有带给罗岗人富裕的生活。 经济仍然停留在农耕时...

袁伟时:从山乡看社会变迁

  ·  2013-03-29
—— 铭记家乡的山·水·人(一) 中国社会百年大变,处处、人人都留下变迁的印记。近年与故乡接触较多,心弦一再被触动:...

袁伟时:告别虚妄 维护历史的尊严(《缠斗》自序)

  ·  2013-02-19
一场追寻历史真相的热潮,正在中国大地蔓延。这个令人欣慰的浪潮,出自人的求真本能,也是对清末民初以来政治家或政客以历史为刍狗的反抗。 中国文化有一个没有受到足够重视的传统...

袁伟时:邓正来,两个没有实现的雄心壮志

  ·  2013-01-25
整天埋头干活,下午五点多,要收工了,上网逛逛,看到了正来今早6点多逝世的消息。 一个生气勃勃话篓子形象一再浮现。 上世纪90年代与正来有多次交往,记忆犹新的有两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