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首页 » 作者文章页

许知远:她们

作者:  2015-08-15添加评论  阅读3,222次
6月26日 晴 是在大栅栏西街上,M突然说起往事。将近一年时间被幽禁于一个宾馆中,没完没了的问话、交代,以及更漫长的等待。 “我从没想到这个国家是这样”,只有到这句时,她的语气才有了少许起伏。 她为何主动说这些?因为我是个陌生人,还是本能地觉得,我会理解她的故事。 记得四年前,在一次晚餐上见过她。她坐在圆桌的对面,精致的圆脸,时髦却也过分轻巧,在一家投资银行工作,这个公司以与高层政治的紧密关系著称。自从1992年以来,将政治权力金钱化,就是中国变化的重要推动力之一。 它也是权力内部纷争的润滑剂,倘若权力的继承者们投身于商业活...

许知远:自我意识

作者:  2015-06-27添加评论  阅读700次
6月11日 多云 J说,这些认可让他更自由。尽管这些认可似乎过早、过分密集地到来。 不过45岁,他已是世界最富盛名的电影节的“终生成就奖”。从1995年的第一部学生作品开始,20年来,他保持着每两年一部的长片的速度,几乎每一部都获得了广泛的赞誉。 J对我个人影响甚深。他以自己成长的山西小城为背景的三部曲,让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生活的重要性,那些熟视无睹的日常生活也有着动人与感伤。 成为朋友后,我多少有些意外的发现,他的谈话与书写能力甚至比镜头语言更有力量,艺术家的敏感与知识分子式分析在其中高度融合。 我们算不上多么熟识,在北京...

许知远:同代人

作者:  2015-05-25添加评论  阅读863次
4月5日 晴 你是要创业,还是要当个作家? T的意思再明确不过了,任何一方都要全情投入。或许,他也对我的困惑不真的感兴趣,他只是在抒发自己的感受。他也很知道,我从未体验过一个组织迅速扩张的快感,那种巨大的信息与金钱流动带来的刺激性。 四年前,他也是一个网络编辑,属于由南方报业文化熏陶出的一员(尽管他未必赞成这种文化,它过分煽情),忙于对各种公共话题的讨论,敏感、富有热情。突然间,他成了一个创业者,开发了一款最初饱受嘲笑与怀疑的APP——它帮助陌生人的相识,但谁都知道,性才是这相识的驱动力。人人称之为“约炮神器”(我始终难以接受这样的词汇用法...

许知远:在京都谈梁启超

作者:  2015-04-26添加评论  阅读843次
3月17日 东京 晴 讲话时,佐藤先生喜欢挥舞手臂。这似乎是那一整代人的特征,他们在六十年代进入东京大学,身经激烈的思想辩论与学潮。即使,他们日后投身学术、商业、艺术,但那股曾经行动过、热血贲张过的印迹,却不会消退。 况且,他还曾师从丸山真男。我猜,丸山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在东京大学的作用,多少与殷海光在同期台大的作用颇有类似,他们都不仅是知识上的传播者,更是人格、思维方式上的导师。 在佐藤最初选取王韬、郑观应、何启、严复、康有为、梁启超为研究对象时,他们正因被归入“改良派”,而受到学界的普遍冷落。战后日本的学界,被马克思主义的革命史...

许知远:缩减的人生

作者:  2015-04-03添加评论  阅读703次
1月18日 星期天 大风 “尽管‘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导致腐败’已成陈词滥调,但我们还是要严肃对待英国政治家阿克顿勋爵的话。绝对的权力摧毁原则、使习性堕落、压制欲望,这些生命里看不见的光彩。” 在《纽约时报》的悼文栏,我读到这句话,它来自Julio Scherer Garcia,墨西哥最富盛名的编辑之一,以批评报道著称。他相信新闻业将“失去其意义,倘若它不去追踪权力的黑暗迷宫”。 在照片上,他皱着眉头,似笑非笑地对着镜头。那是1976年,他人生的关键时刻,以42岁之龄,创办调查性杂志Proceso。 文学与新闻业,是饱受各...

许知远:强人的诱惑

作者:  2015-03-29添加评论  阅读1,010次
3月24日 晴 昨日,91岁的李光耀去世。周围的反应,让人深感这个社会对于“强人”有着多执着的迷恋。是啊,个人自由意味着承担选择的困惑、可能失败的后果。交出自由,换得安全,是永恒的诱惑,也是所有威权统治的合法性来源。倘若统治者如李光耀这般睿智,似乎是再好不过的交易了。 我远远地见过李光耀一次。该是9年前了,在新加坡的一家酒店的宴会厅里。《福布斯》杂志在此颁发它第一个“亚洲商业人物的终身成就奖”。来自北京、东京、马尼拉、香港、雅加达、吉隆坡、班加罗尔与迪拜的商人们济济一堂,构成了一个松散的亚洲,不知他们是否会同意那风靡一时的“亚洲价值观”的存在...

许知远:萨德与马尔克斯

作者:  2015-03-17添加评论  阅读458次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许知远 2月10日 阴 来到泳池时,她正仰起脸。扁平、显著的衰老。那股淡漠挽救了她,它化作了自尊、节制。 中午,照例无人。这寂静让我期待也恐慌,时间突然被延长,焦灼散去,而未知的欲望也常莫名地涌来。 只听见她转身、滑水的声音。我潜入水,猛蹬了一下池壁,看到她正努力分开的双腿。红色的泳衣,大腿结实有力、臀部丰满,它们与水面上的扁平、淡漠形成张力。 我感到一丝不安,越过她。那有力分开的双腿,却印在脑海,充满着召唤感。她是多大年纪、什么职业,又对生活有怎样的渴望。她的表情是压抑还是镇定,她期待一次陌...

许知远:《抗争者》序言

作者:  2015-01-21添加评论  阅读993次
本文为《抗争者》序言。 《抗争者》,许知远/著,八旗文化(台湾)出版,2013年12月。 是法国人说的吧,你吃什么,就成为什么人。写作这本书时,我一直暗暗期待,我写了什么,就成为什么人。 书中的多数人物,都是我感佩的对象。他们可能曾常年关押在绿岛,可能是活跃在中环的马克思主义者,也可能仍身陷北京的囹圄。他们不仅是行动者,也是思考者,知道倘若没有一套新的语言与价值,抗争可能只沦为权力争夺,丧失了更高的意义,没有一个充沛的内在世界,外在的行动注定难以持久,没有个人的孤独坚持,集体行动则容易消散。 他们都有着各自的局限,所做的判断也常常错误...

许知远:历史的暧昧角落

作者:  2015-01-16添加评论  阅读788次
一 大约十一年前,在香港的一家书店,我随手捡起一本《传教士与浪荡子》(The Missionary and the Libertine),它归属于“亚洲兴趣”(Asian Interest)一栏。 彼时的香港,殖民地的气息正在散去,但仍能轻易感受得到。在湾仔的六国酒店、在银行家穿梭的中环、还有旧中国银行上的“中国俱乐部”,你能感受到那个吉卜林、奥登与大班们眼中的香港。它是西方与东方交融的产物,前者是征服者,后者是承受者,充满了殖民地的异域风情。连Asian Interest这个书分类名称都带有明显的这种痕迹,Asia是欧洲人创造的概念...

许知远:梁启超的美国(二)

作者:  2014-12-19添加评论  阅读484次
点击查看:《梁启超的美国(一)》 梁启超见到了J•P•摩根。原本5分钟的会谈在3分钟后就草草结束。考虑要在广东话与英语间的翻译、不可避免的寒暄,他们的实质交流几乎没有发生。 “凡事业之求成,会在未著开办以前;一开办而成败之局已决定,不可复变矣,云云。”日后,梁启超只记下了摩根的这句临别赠语。 对于梁启超来说,这是个期待已久却不对等的会面。在1903年的美国之行中,他发现垄断商业组织托拉斯Trust(他翻译为“托辣斯”)是公共生活中最热门的话题——&ldquo...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