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专栏

许知远:她们

  ·  2015-08-15
6月26日 晴 是在大栅栏西街上,M突然说起往事。将近一年时间被幽禁于一个宾馆中,没完没了的问话、交代,以及更漫长的等待。 “我从没想到这个国家是这样”,只有...

许知远:缩减的人生

  ·  2015-04-03
1月18日 星期天 大风 “尽管‘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导致腐败’已成陈词滥调,但我们还是要严肃对待英国政治家阿克顿勋爵的话。绝对的权力摧毁原则、使习性堕落、...

许知远:历史的暧昧角落

  ·  2015-01-16
一 大约十一年前,在香港的一家书店,我随手捡起一本《传教士与浪荡子》(The Missionary and the Libertine),它归属于“亚洲兴趣...

许知远:时代的噪音

  ·  2013-01-24
《时代稻草人》序言  许知远/著 原想重新编写这些凌乱的片段,但懒惰最终占了上风。而社会批评的声誉从来不佳,它往往只是时事的附庸,容纳不下更广阔的情感与思想抱...

许知远:日本因素

  ·  2012-09-27
“怎么说呢,这事我很矛盾”,他停顿了一下,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似乎要确认我是否是值得交谈的对象。他的平头黑白发交错,修剪得齐刷刷的。当他开口时,...

许知远:西红柿与龙葵

  ·  2012-09-20
一 脏话此起彼伏。比起七个字的“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与过度陈旧的“抵制日货”,“小日本,X你妈”、...

许知远:香港:寻找新秩序

  ·  2012-07-10
夕阳下的香港美轮美负。维多利亚港的蓝色海面上金光一片,白绿相间的双层渡轮游弋其中,两岸是林立的高楼,像是一个个发亮的玻璃盒子,散乱在墨绿色的矮山前,黑白相间的云层低垂,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