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专栏

徐迅雷:存量腐败乎?增量腐败乎?

  ·  2013-06-05
又一只“大老虎”被拿下了: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倪发科2013年1月就不再担任副省长了。在任副省长期间,主要负责科...

徐迅雷:“到此一游”的乌托邦

  ·  2013-05-27
“乌托邦”多了一点就变成“鸟托邦”了。外出旅游,到了一地,多此一举地刻写下“到此一游”,还真是把炫...

徐迅雷:真话的逻辑

  ·  2013-05-24
“真话不全说,假话全不说”,这是因为说真话很难。真话有时就是真心话,但这样的话却不一定与逻辑对路对门。 不久前在“商界木兰&rdqu...

徐迅雷:时代是怎么变化的

  ·  2013-05-21
前中纪委书记吴官正最近出版了《闲来笔潭》一书,反响热烈。5月20日《长江日报》刊出了吴官正《江城琐忆》一文,引人瞩目。我是很赞成高层领导退休后著文著书写回忆录的,这样能够...

徐迅雷:教育和教育者的没落

  ·  2013-05-15
教育如今成了一个什么样的江湖?5月8日,在海南万宁,6名小学女生突然失踪一夜,原来是被一个小学的校长、一个房管局的职员带走开房过夜,酿成了令人震惊的“开房过夜...

徐迅雷:当特权成为习惯

  ·  2013-05-08
凤凰卫视《总编辑时间》节目,在5月7日播出了一则报道,说的是“女兵为帮长官买烟要求飞机延飞,遭港航空姐拒绝”。 这是近来在微博上流传的一个消息:...

徐迅雷:农夫山泉为何如此被动

  ·  2013-05-07
在企业界的公关领域,有一句话很“江湖”:“有关系就没关系,没关系就有关系”。这种“关系”,可能是沆...

徐迅雷:遗嘱的叮咛

  ·  2013-05-05
人固有一死,而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既不会重于泰山,也不会轻于鸿毛。 人的一生,需要把“生”与“死”的两头处理好。立遗嘱,...

徐迅雷:悍马之悍

  ·  2013-05-02
5月1日开始,全军在统一悬挂新式军车号牌。此前的4月29日晚,在广东惠州一海鲜酒楼外,发现悬挂假武警号牌的悍马车和奔驰车。车主原来是惠州东方专修学院院长解某,当武警部队纠...

徐迅雷:从公波士顿爆炸案看危机管理和处置

  ·  2013-04-17
恐怖主义永远是人类大敌!4月15日,美国波士顿马拉松赛终点现场连续发生两起炸弹爆炸事件,造成3人死亡、176人受伤,死者有一个8岁男孩,来自中国沈阳的女留学生吕令子也不幸...

徐迅雷:哪管他人死活

  ·  2013-04-09
红豆局长,无奈下岗。被网友嘲笑为“智商情商哪里去了”的河北沧县环保局党组书记、局长邓连军,倒台在清明节,至于今后什么时候“东山再起&r...

徐迅雷:癌!癌!癌!

  ·  2013-04-08
人的死亡方式有很大的不同。4月7日这天,河南陕县的政协主席、县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副县长等6人车祸身亡,他们一行七人不远千里去福建武夷山考察“印象大红袍&rd...

徐迅雷:初级阶段的中国NGO

  ·  2013-04-03
的确,NGO没什么需要特别翻译的,就是“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它已经从最初的“洪水猛兽”变成当下一个挺时髦的词,正式登记的...

徐迅雷:环境伦理和环境关系

  ·  2013-04-02
毒毒毒!这是4月1日《新京报》的报道,而不是“愚人节新闻”:在北京密云,有一家企业产出的危险废物,不委托给有资质的单位妥善处理,却转包给了当地个人...

徐迅雷:司法为何草菅人命

  ·  2013-04-01
许多命案的审判,由于实体证据不足,审判者心里发虚,就给被告人判个“死缓”,留一条命在监狱里再说,这是典型的“中国特色”公检...
1 2 3 4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