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专栏

许纪霖:我家族的长辈杜亚泉

  ·  2018-10-14
《一溪集》由三联书店出版了。有朋友问我,你是个忙人,怎么会想到替杜亚泉编一本生平与思想的集子?说起来,还有某种偶然性。我与杜亚泉有一点血缘关系,他是我祖母的伯父。虽然我是...

许纪霖:一个不一样的蒋介石

  ·  2018-07-02
近年的读书界,流行的是“民国热”。民国热有两个热点,一个是“民国范儿”——那些民国的文化精英,另一个就是民国一代豪杰蒋介石。 海峡两岸的行情常常倒着走,当老蒋在台湾...

许纪霖:中国文化之“魂”需要现代社会之“体”

  ·  2018-07-02
中国的文化传统到处在式微、在衰落,这是一个趋势。在日常生活中,在很多地方,现在越来越找不到“中国”。我们不妨把中国分成两个区域,一个是经济最发达、媒体最集中的区域——沿海...

许纪霖:解决高考问题需要一个关于正义的大理论

  ·  2018-07-02

中国社会的问题表面上是制度、法律的问题,实际上根本问题是制度背后没有价值、没有文化。没有核心价值、没有公共文化,再好的制度也不行

许纪霖:与老师们谈谈读书与读书人

  ·  2018-05-28
读书是一种很奢侈的习惯 上海教育:读书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您曾介绍过中国思想史研究学者张灏和一位已经去世的博士生张刚的读书故事。您是如何看读书人与读书的? 许纪霖:...

许纪霖:现代中国的二种危机与三大思潮

  ·  2018-05-17
20世纪的中国是一个真正的大时代,一个处于三千年未有之变局的大转折年代。自先秦以来,这样的大转折时代并不多见,除了春秋战国和魏晋,就是自19世纪中叶以来蔓延至今、而仍未完...

许纪霖:最重要的是重建社会和伦理

  ·  2018-04-07

许纪霖是一个“左翼的自由主义者”。他既同情地理解自由主义,又同情地理解新左派,同时他对这两派都有批判。他指出,现在的天下给人一种感觉,不是杨朱就是犬儒,最好的犬儒只是洁身自好。

许纪霖:在这个陌生的时代里,何以安身立命?

  ·  2018-03-08

许纪霖说,知识分子常怀痛苦,但“再痛苦,也要往前走,像鲁迅笔下的‘过客’那样。往前走,首先要的是再回首,从已经逝去的历史中吸取知性的智慧与精神的支撑。再回首,就是怀旧。对于我来说,我所怀恋的旧,一个是民国,另一个是八十年代。”

许纪霖:我最崇拜的女神

  ·  2018-03-08

每一个男人心目中,都有自己的女性偶像。若要问我她是谁?我将不暇思索地告诉你:戴安娜。也许,她不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女性,却肯定是上一个世纪最可爱又可敬的女性。

许纪霖作品集总序:狐狸的自白

  ·  2018-03-06

我的作品集表面看起来散漫无边,但在我看来,应该是形散神不散,背后所指向的是同一个,即知识分子的家国天下关怀。

许纪霖:读懂基辛格,就读懂了世界

  ·  2018-02-03
基辛格是一个传奇。这位来自德国的犹太移民,创造了20世纪世界政治多个标志性事件。他的前半生与哈佛结缘,后半生在白宫度过。很少有人像他那样在哈佛与白宫游走自如,既是一个大师...

许纪霖:生活肌肤中的中国文化

  ·  2017-12-17
许倬云先生是中国史研究的大家,他的西周史、春秋战国与汉代的社会史研究独步天下,但影响更大的是他打通中西、纵观古今的通史研究。大师写专著不难,但大师写小书,却没有几位能够做...

新天下主义:重建中国的内外秩序

  ·  2015-08-27
注:原载《知识分子论丛》第13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年出版,此处是全文版 影响21世纪世界最大的事件,可能是中国的崛起。伴随着国家实力的扩大,中国的内部秩序与外...

许纪霖:民初乱世中的“土豪”与“游士”

  ·  2015-06-28
从春秋战国到晚清的两千多年之中,读书人不是依附于王权成为国家官僚,就是投靠世家大族,成为名士清客。科举的废除,再加上宗法家族与王权制度的崩 解,意味着一个统一的士大夫阶级...

许纪霖:中国如何以文明大国出现于世界?

  ·  2013-06-09
21世纪世界历史的最重要事件,可能是中国作为一个文明大国的重新崛起,从而改变世界历史本身。最近,国内学界热议姚中秋教授提出的“世界历史的中国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