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首页 » 作者文章页

徐贲:道德败坏时代的道德启蒙

作者:  2017-11-29添加评论  阅读96次
有一项调查发现,47%的国人认为道德败坏是当今中国最严重的社会问题,接二连三的幼儿园丑闻和城市整顿引发的事件,无疑会强化人们的这种想法。有的人认为,这是一种与经济发展和市场化相伴生的现象,是难以避免的。还有人认为,这是为实现远大目标所付的“必要学费”。许多人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不关己、沉默旁观的态度。只要不直接损害到自己的利益,只要自己的小日子还过得不错,就犯不着出头为受损害者发声说话。这种在夹缝中求生的心态,其自私苟且更是加剧了整个社会的价值观崩溃。 在道德败坏,社会价值观崩溃的时代,我们能期待什么呢?是把道德视为一项政治工程,期待可以由政府...

徐贲:数码时代的大学知识

作者:  2017-11-05添加评论  阅读60次
数码与互联网时代的文化生态已经并继续在发生变化,大学知识处在这一新文化生态中备受冲击的部分。大学的知识权威正处于颓势之中。当然,大学知识权威的动摇并不能全都是因为数码文化崛起的缘故。大学自身的价值观、社会和政治环境、大学与统治权力的关系都对大学的知识及其权威有直接影响。数码文化的影响之所以特别值得我们关注,乃是因为它能让我们从知识的认知特征上重新认识大学及其印刷文化基础,而数码文化的特征正需要在与印刷文化的比较中才能比较清楚地显现出来。 一、书籍印刷和大学的知识体制 同任何知识一样,大学的知识存在于特定的知识媒介之中,加拿大哲学家和教育家麦克...

徐贲:中国社会为何普遍粗鄙化?

作者:  2017-01-07添加评论  阅读1,106次
现今社会中有不少人似乎得了一种精神上的流行病,那就是变得越来越要面子,但却又越来越粗鄙。这是由于“荣誉”与“不荣誉”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不清,甚至荡然无存。 不久前,某艺人母女三人在江苏教育电视台竞猜节目录制中放泼撒野、大爆粗口,母亲对着一位观众挖苦道,我能把女儿培养成亿万人喜爱的明星,你母亲做得到吗? 显然,她觉得当名艺人的母亲是特有面子的事,而正是为了争这个面子,夸耀这个面子,可以在大庭广众下,行为嚣张,言语粗野,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阵势。 有人把这种粗鄙称为“不要脸”,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寡廉鲜耻、不知羞耻。其实与“要面子”同生共长的“不...

徐贲:为什么德国与日本在战后悔罪上差异这么大?

作者:  2015-09-12添加评论  阅读2,961次
美国学者露丝·本尼迪克特曾提出一种人类学上的解释,认为德国与日本战后的表现不同,原因在于日本人有亚洲人的“耻文化”,而德国人则属于基督教的“罪文化”。布鲁玛对此提出了质疑,他认为“德国人和日本人在民族性格中存在某种劣根性”的文化差异本质论观点是错误的。在布鲁玛看来,问题的关键是政治因素,而不是文化因素。 伊恩·布鲁玛(IanBuruma)的《罪孽的报应:德国和日本的战争记忆》是一部政治性的游历思考记录,就像梁启超的《欧游心影录》和《新大陆游记》或奈保尔的一些游历作品,可以称之为“政治游记”。梁启超第一次到他不熟悉的欧美进行考察,是带着中国问题去寻找...

徐贲:极权体制下的纳粹腐败和反腐

作者:  2015-08-24添加评论  阅读793次
英国历史学家理查德·格伦伯格(Richard Grunberger)在《12年帝国:纳粹德国的社会史1933-1945》一书中写道:“腐败实际上是第三帝国的组织原则。但是大多数德国公民们却不 仅忽视了这个事实,而且还确实把新政权的人物当作是在严格地奉行道德廉洁”。纳粹是以严厉抨击和反对魏玛共和国腐败来获得道德号召力的,它“把民主即腐败 的信念植入了德国人的集体意识之中”,但是,与纳粹自己的腐败相比,“魏玛时期的那些丑闻不过是政体的小小污点而已”。德国历史学家弗兰克·巴约尔 (Frank Bajohr)的《暴发户与牟利者:纳粹时期的腐败》(Parvenüs...

徐贲:个人诚信与社会诚信

作者:  2015-08-23添加评论  阅读2,660次
读到一篇中国教育报刊社评论《为什么要反对老师在班级安插“间谍”?》,评论说,有教师反映,很多老师通过班干部和一些“心腹学生”,在班级安插“间谍”。有人认为这种做法便于老师了解学生情况,做好班级管理工作。但也有人认为,让学生在看似正义的旗帜下行告密之举,有可能导致同学关系紧张,甚至扭曲学生的价值观, 实在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可以说,同学关系紧张,是因为他们之间应有的信任关系被破坏了,而被扭曲的价值观正是与信任有密切关系的诚信。同学之间的相互告密使得“同学关系”而不只是某些学生个体变得不可信任。在我们的生活世界里有一些应该和值得信任的自然关系(熟人关系...

徐贲:希腊危机不是“西方民主”的危机

作者:  2015-08-06添加评论  阅读535次
在网上读到一个《希腊危机是西方民主制度的危机》的帖子,帖子说,“无耻的极左政客, 会许诺各种高福利来诱惑底层民众, 换取选票。大众以为可以不干活,就能享受美好生活。……我看不出西方民主制度如何能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姑且不论导致希腊危机的多种经济、文化、宗教原因,单就希腊公投,大多数选民拒绝接受国际债权人提出的救助方案这件事情而言,很难说这就是“西方民主”的运作或危机。 这次希腊公投具有明显的民粹特征,与当今西方国家里以宪政和法治为制度保证的自由民主是不同的。在一个政治与经济制度健全的自由民主国家,民主是专门决策机构的权威基础,而不是它们的决策程序...

徐贲:当今中国“火大”的社会

作者:  2015-06-27添加评论  阅读811次
在一般人的理解里,“火大”就是单纯的发怒或愤怒,避免火大只须发火的人克制自己就可以了。其实并非如此简单。火大并非就是人们所说的“愤怒”,作为一种人的普遍情绪,愤怒并不是单一的,而且是一个情绪的范围,从生气、发火、到动怒,再到暴怒,火大从开始还有理性,可以克制,但渐渐失控,以至怒不可遏、因失控而狂怒,完全失去理性。希腊悲剧索福克勒斯的《埃阿斯》(Ajax)一剧中有一个狂怒者的故事。埃阿斯与奥德修斯争夺奖品失败,他怒火中烧,血液在血管里沸腾,身上每条筋肉都在颤动。他像根石柱似的呆呆地站在那里,垂着头注视着地面。最后,他的朋友们好言相劝,才把他拖回战船上。夜色...

徐贲:毕福剑和他的玩笑:假面社会里的犬儒主义

作者:  2015-04-26添加评论  阅读1,198次
当今世界上不同社会和国民文化中的犬儒主义可以分为两大类:公开的犬儒主义和戴面具的犬儒主义。它们的基本区别在于,当一个人因为犬儒主义而不相信统治意识形态、制度、权威、信仰体系以及由权力或习俗规定和主导的法律或价值规范时,尤其是怀疑和鄙视政府、政治权力和政治人物的时侯,公开的犬儒主义会在公共言论和行为中表示出来,而戴面具的犬儒主义则经常不会,不仅不会表示不相信,而且还会假装成相信的样子。 公开的犬儒主义对那些什么都不相信,所以公然怀疑,公然拒绝,不相信就是不相信。戴面具的犬儒主义对那些也是什么都不相信,但正因为对什么都不相信,所以对什么都可以装作相信。...

徐贲:毕福剑道歉的“错”和“罪”

作者:  2015-04-26添加评论  阅读879次
4月6日,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毕福剑在私人宴会和朋友言谈中对毛泽东出语不敬,被要求道歉。4月9日毕福剑发微博道歉:“我个人的言论在社会上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我感到非常自责和痛心。我诚恳向社会公众致以深深的歉意。我作为公众人物,一定吸取教训,严格要求,严于律己。”那些要求毕福剑道歉的人,是因为他有“错”还是因为他有“罪”而逼他道歉呢?毕福剑自己又是在为自己的“错”还是“罪”在道歉呢? 在中国,许多人对错和罪的感觉和观念是紊乱的,因此长期处于一种难以自拔的失调状态。一方面是没有罪而被强迫认罪,最后觉得自己真的有罪,处于完全被外力洗脑、操控的状态。另一方面,...
1 2 3 4 5 14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