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首页 » 作者文章页

徐贲:统治与教育——从国民到公民

作者:  2018-02-08添加评论  阅读107次
1.当你因为批评官员和政府被人喷“不爱国”时你终于能够把道理拎清楚了 “国家”是一个由疆域、民族、历史、文化、语言、传统等原初因素形成的单一总体。这样的国家连同它的政府成为国民爱国的“自然”对象。这里的“自然”可以是不假思索的感情自然流露,也可以是由于没有其他可选择对象而不得不然的那种自然而然。这是你的祖国,它的一切,包括可能是很糟糕的政治制度和政府,构成一个与你自然有联系、你不能不接受的认同对象。 爱需要理由,是一种积极主动的认同,一个国家之所以值得认同,乃是因为它维护公民社会所共同认可的基本价值(自由、平等),使他们的集体存在...

专制教育生产虚伪和功利的奴民

作者:  2018-02-06添加评论  阅读160次
《经济观察报》采访 社会-政治意义上的公民与自然国民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徐贲:自然国民其实也不是自然的,班納迪克·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在《想象的共同体》一书指出,民族是一种想象的政治共同体。民族国家也是一样。任何一个人,只要出生在一个民族国家里,就会成为这个国家的国民,只是看上去自然而已。国民身份与文化认同的身份不同。例如,海外华人认同中国文化,但并不自然而然就是中国的国民。每一个出生在中国的孩子,只要拥有中国身份证,就是中国国民。这样的国民也常被称为“公民”,但这并不是我在《统治与教育》中讨论“公民教育”所说的社会...

徐贲:《朗读者》和纳粹罪恶的后代记忆

作者:  2018-02-06添加评论  阅读75次
本哈德·施林克(Bernhard Schlink)的小说《朗读者》(1995)是德国高中和美国大学德语系课程的常选读物,已被翻译成30多种文字,仅在美国就售出超过200万册。美国著名电视主持人奧普拉·温弗里(Oprah Winfrey)在她的电视节目中对《朗读者》大加赞赏。小说也被改编为电影,由著名女演员凯特·温丝莱特(Kate Winslet)担任女主角,这些都使这部小说受到了大众文化的注视。然而,《朗读者》并不只是一部畅销小说,而且是一个关于纳粹统治下“德国罪过”的读本。对无数年轻一代的读者来说,它更是一个关于如何记忆他们所未曾亲自经历过的历史灾难的...

徐贲:道德败坏时代的道德启蒙

作者:  2017-11-29添加评论  阅读252次
有一项调查发现,47%的国人认为道德败坏是当今中国最严重的社会问题,接二连三的幼儿园丑闻和城市整顿引发的事件,无疑会强化人们的这种想法。有的人认为,这是一种与经济发展和市场化相伴生的现象,是难以避免的。还有人认为,这是为实现远大目标所付的“必要学费”。许多人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不关己、沉默旁观的态度。只要不直接损害到自己的利益,只要自己的小日子还过得不错,就犯不着出头为受损害者发声说话。这种在夹缝中求生的心态,其自私苟且更是加剧了整个社会的价值观崩溃。 在道德败坏,社会价值观崩溃的时代,我们能期待什么呢?是把道德视为一项政治工程,期待可以由政府...

徐贲:数码时代的大学知识

作者:  2017-11-05添加评论  阅读176次
数码与互联网时代的文化生态已经并继续在发生变化,大学知识处在这一新文化生态中备受冲击的部分。大学的知识权威正处于颓势之中。当然,大学知识权威的动摇并不能全都是因为数码文化崛起的缘故。大学自身的价值观、社会和政治环境、大学与统治权力的关系都对大学的知识及其权威有直接影响。数码文化的影响之所以特别值得我们关注,乃是因为它能让我们从知识的认知特征上重新认识大学及其印刷文化基础,而数码文化的特征正需要在与印刷文化的比较中才能比较清楚地显现出来。 一、书籍印刷和大学的知识体制 同任何知识一样,大学的知识存在于特定的知识媒介之中,加拿大哲学家和教育家麦克...

徐贲:中国社会为何普遍粗鄙化?

作者:  2017-01-07添加评论  阅读1,171次
现今社会中有不少人似乎得了一种精神上的流行病,那就是变得越来越要面子,但却又越来越粗鄙。这是由于“荣誉”与“不荣誉”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不清,甚至荡然无存。 不久前,某艺人母女三人在江苏教育电视台竞猜节目录制中放泼撒野、大爆粗口,母亲对着一位观众挖苦道,我能把女儿培养成亿万人喜爱的明星,你母亲做得到吗? 显然,她觉得当名艺人的母亲是特有面子的事,而正是为了争这个面子,夸耀这个面子,可以在大庭广众下,行为嚣张,言语粗野,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阵势。 有人把这种粗鄙称为“不要脸”,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寡廉鲜耻、不知羞耻。其实与“要面子”同生共长的“不...

徐贲:为什么德国与日本在战后悔罪上差异这么大?

作者:  2015-09-12添加评论  阅读3,044次
美国学者露丝·本尼迪克特曾提出一种人类学上的解释,认为德国与日本战后的表现不同,原因在于日本人有亚洲人的“耻文化”,而德国人则属于基督教的“罪文化”。布鲁玛对此提出了质疑,他认为“德国人和日本人在民族性格中存在某种劣根性”的文化差异本质论观点是错误的。在布鲁玛看来,问题的关键是政治因素,而不是文化因素。 伊恩·布鲁玛(IanBuruma)的《罪孽的报应:德国和日本的战争记忆》是一部政治性的游历思考记录,就像梁启超的《欧游心影录》和《新大陆游记》或奈保尔的一些游历作品,可以称之为“政治游记”。梁启超第一次到他不熟悉的欧美进行考察,是带着中国问题去寻找...

徐贲:极权体制下的纳粹腐败和反腐

作者:  2015-08-24添加评论  阅读857次
英国历史学家理查德·格伦伯格(Richard Grunberger)在《12年帝国:纳粹德国的社会史1933-1945》一书中写道:“腐败实际上是第三帝国的组织原则。但是大多数德国公民们却不 仅忽视了这个事实,而且还确实把新政权的人物当作是在严格地奉行道德廉洁”。纳粹是以严厉抨击和反对魏玛共和国腐败来获得道德号召力的,它“把民主即腐败 的信念植入了德国人的集体意识之中”,但是,与纳粹自己的腐败相比,“魏玛时期的那些丑闻不过是政体的小小污点而已”。德国历史学家弗兰克·巴约尔 (Frank Bajohr)的《暴发户与牟利者:纳粹时期的腐败》(Parvenüs...

徐贲:个人诚信与社会诚信

作者:  2015-08-23添加评论  阅读2,710次
读到一篇中国教育报刊社评论《为什么要反对老师在班级安插“间谍”?》,评论说,有教师反映,很多老师通过班干部和一些“心腹学生”,在班级安插“间谍”。有人认为这种做法便于老师了解学生情况,做好班级管理工作。但也有人认为,让学生在看似正义的旗帜下行告密之举,有可能导致同学关系紧张,甚至扭曲学生的价值观, 实在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可以说,同学关系紧张,是因为他们之间应有的信任关系被破坏了,而被扭曲的价值观正是与信任有密切关系的诚信。同学之间的相互告密使得“同学关系”而不只是某些学生个体变得不可信任。在我们的生活世界里有一些应该和值得信任的自然关系(熟人关系...

徐贲:希腊危机不是“西方民主”的危机

作者:  2015-08-06添加评论  阅读577次
在网上读到一个《希腊危机是西方民主制度的危机》的帖子,帖子说,“无耻的极左政客, 会许诺各种高福利来诱惑底层民众, 换取选票。大众以为可以不干活,就能享受美好生活。……我看不出西方民主制度如何能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姑且不论导致希腊危机的多种经济、文化、宗教原因,单就希腊公投,大多数选民拒绝接受国际债权人提出的救助方案这件事情而言,很难说这就是“西方民主”的运作或危机。 这次希腊公投具有明显的民粹特征,与当今西方国家里以宪政和法治为制度保证的自由民主是不同的。在一个政治与经济制度健全的自由民主国家,民主是专门决策机构的权威基础,而不是它们的决策程序...
1 2 3 4 5 14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