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首页 » 作者文章页

吴敬琏:旧常态已破,新常态未立

作者:  2015-02-01添加评论  阅读540次
今年,“新常态”成为中国政界、学界以及媒体的流行术语,意指此前数十年两位数的经济增速已经成为过去,眼下7%左右的增速并非仅仅是因为中国经济正处于周期的底部区间,更是由于经济增长模式遇到拐点,原来靠出口以及投资拉动的模式已经无法持续,经济必须转型。 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在接受《陆家嘴》杂志等媒体记者的采访时表示,他不认为中国经济已经建立了新常态,而是在争取建立新常态。“旧常态打破了,经济增速在下降,但是,效率有待提高”。 他谈到,中国的资产负债表中,负债的比重已经偏高,这是长期以来投资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的产物。如果仍然试图通过扩大投...

吴敬琏:体制障碍致地方官员对GDP畸形关注

作者:  2013-06-08添加评论  阅读891次
这个题目我考虑了一下,稍微做了一点改动。题目的第一个部分讲重启改革议程,这就是刚刚我说的最近我迎接十八大写的一本书,这本书分析了我们30年来改革的历史,提出我们面对的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唯一的出路就是重启改革。我们现在面临的各种问题在我看来只有一个办法解决,就是重启改革。 这个题目第二个部分促进民营企业的发展,各种所有制的企业,最好淡化,每个企业都有一个牌子在上面,属于是国有、公司化的、民营的、私营的,应该淡化,这样好不好,多种所有制经济的共同发展。 首先看一看现在面对什么问题,可能天津的情况跟全国的情况不一样,企业的发展不管是哪一种企业的发展都面临...

吴敬琏:学术勇气与社会担当

作者:  2013-05-31添加评论  阅读689次
就在2013年5月11日上午,我还在与社会学家陆学艺一起开会,听他慷慨陈词,申论社会科学研究对维护社会和谐、推动社会进步的重要作用。不想只隔了两天,5月13日,就惊闻他去世的噩耗。学艺为人民福祉建言的诚意和自觉的社会担当勇气一直为我心仪。斯人逝矣,我心伤悲! 1975 年,我和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下称学部,即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前身)经济研究所的两位同事一起,奉邓小平复出后组建的国务院政治研究室之命,去山西昔阳县参加写作陷于困境的“大寨经济学”编写组。随后,学艺参加的学部哲学所“大寨哲学”编写组也来到...

吴敬琏:改革就是要打破“党国大公司”

作者:  2013-03-06添加评论  阅读867次
文章原标题:《吴敬琏:必须重启改革》 在改革开放后的每一个重要的历史节点上,吴敬琏都会发出自己的声音。十年前,吴敬琏出了一本自选集,总结中国经济改革的理论与实践。彼时,他留给人们的主要印象是,作为中国政府的高层幕僚,参与了经济改革诸多方案的制订。十年后,他更像一个犀利的批评家,从“呼唤法治的市场经济”,到提醒人们警惕“权贵资本主义”,再到断言“不改革是死路一条”,这是一个颇具意味的转变。如今新的十年正在开启,83岁的他出了一本书,书名直接就是《重启改革议程》。 在此次与《中国企业家》的对话中,吴敬琏谈到了大政府越位干预市场的种种乱象,并由此论...

吴敬琏:不能再走权威主义发展道路

作者:  2013-02-25添加评论  阅读841次
2013年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三届年会于2013年2月22日-24日在黑龙江亚布力召开。以下是吴敬琏对话80后部分发言实录。 吴敬琏对话80后 嘉宾:吴老师,周老师好,我是陈婉欣,哈弗大学大四的学生。我想针对改革提出深入基础理念的问题,我们所知道现在关于改革有两方面的方向。一个是民主性的改革,一个是自由市场经济,像吴老师昨天你也提过。但是据我所了解,这两种模式的改革在西方有一个文化性的支持,也就是西方自由主义精神作为一个理念性的基础来推动着不管是政治民主上的改革还是自由市场经济的改革。据我们所知在中国传统理念当中是不太提倡个人资本主义精神,反而是...

吴敬琏:慈父主义会害了企业

作者:  2012-11-29添加评论  阅读685次
创新 技术发明 近年来,各级领导都强调创新,但是出现了一些误解或误导,就是不要一提到创新就想到革命性的高技术发明,或者说用战略性的新兴产业去取代所有原来的制造业。在制定“十一五”规划的时候曾经考虑过,提高效率、转变增长模式有几个方面的路径,其中有一些东西被大众所接受,但有一些东西被忽略了。比如当时提出来的和后来一直强调的要依靠服务业的发展,要提高服务在整个经济活动中的比例;另外,是要发展战略性的新兴产业。但这时候常常忘记了本质在于提高效率,在于依靠“索洛余量”(即TFP,全要素生产率),而效率的提高不一定...

吴敬琏: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

作者:  2012-03-31添加评论  阅读1,182次
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一直就是中国改革面临的核心问题。权力的扩张必然造成寻租基础的扩大,而寻租基础的扩大又不可避免地造成腐败的蔓延。政府必须下决心将不该管、管不好的事情交给市场,同时管好自己必须管的事。 无论是经济改革还是政治改革,核心的问题都是政府自身的改革。这个改革确实最难,因为政府自身的改革将会触动政府和官员的权力和利益。 我们还走在改革的半途 一方面市场化改革取得了重大的成就,在上世纪末期,把市场经济的初步框架建立起来。另一方面,在一些领域中,改革的大关还没有过。目前形成的经济体制是半市场、半统制的过渡体制。 从好的方面说,一个对世界市场开放...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