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首页 » 作者文章页

孙立平:绝望比贫穷更可怕

作者:  2018-02-09添加评论  阅读95次
一个社会当中,仅仅是贫富差距大一点还不要紧,最怕的就是穷人失去向上流动的希望,一种绝望的感觉。现今社会,如何来保护,甚至改善弱势群体的生存生态,已显得非常重要。更重要的在于,通过社会流动,造成这样一种局面:你可能贫困,但不至于绝望。 我们不能否认经济在迅速发展,我们也不能否认绝大多数人的收入和生活在改善,但是同时我们不能否认近些年来弱势群体的生活状态实际上是有恶化的趋势。为什么?简单地说,即是弱势群体已经被这个社会分离出来,在社会中越来越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今天的城市管理、城市规划、城市建设,往往是以牺牲弱者的生存生态为代价的。比如说以前上海曾取缔了...

孙立平:民营企业家的心结在什么地方?

作者:  2018-01-28添加评论  阅读96次
最近,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周新城发表文章,提出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很多地方都在转发这篇文章,对此文的观点,人们也是议论纷纷。更有敏感者,在猜测,这当中会不会包含着某种进一步的信息? 就我本人来说,对这篇文章本身,没有什么要评论的地方。我一向的观点是,只要是自己真实的看法,无论这种看法本身是什么样的,发表出来都是正常的。而且,我也不愿意过多从别人的文章中揣摩什么微言大义或者是当做什么信号,何况这只是一个如我一样的教授的文章。 但这篇文章在社会中引起的关注和议论是值得注意的,因为这个话题促动了不少人的一个心结,尤其是拥有...

孙立平:通往荒谬的梯子是如何搭造起来的?

作者:  2017-12-21添加评论  阅读284次
一大早醒来,就看到这条消息:《新华社:我国超过5亿人有了自己的家庭医生》。一开始以为是看错了,再仔细看看,没错。再一想,是不是谁编的用来黑新华社的,这样的事情过去不是没有过。查了一下,很多主流媒体都转载了,不是编的。 揉揉眼睛,擦把脸。不是做梦啊。昨晚睡觉前还没听说周围的谁谁有家庭医生呢,怎么一觉醒来就都有了呢?睡觉真耽误事啊。于是,在群里喊了一声:都谁有家庭医生了?只有一个朋友回:岳父是老中医,算吗?看来,周围的人也没有。稍微放下了心。 但心里始终还是疑惑:怎么就出来这么一条新闻呢?虽然中国现在是处在日新月异的时代,但不至于...

孙立平:还是有点好奇,乱象背后的那些逻辑

作者:  2017-12-17添加评论  阅读260次
忽如一夜那什么风来,一连串的事情惊得人们目瞪口呆。接着,鸡毛一地,乱象丛生。有人谓之曰:怪政。 除了鸡毛之外,也给我们留下一堆大大小小、颜色不同的问号:所有这超出常识、匪夷所思的一切,究竟是怎样发生的? 问号一:这几件事情,都是规模宏大,影响面广,而且相当的一些都涉及基本民生。这些决定都是怎么做出来的呢?更重要的是,决策的主体是谁?决策的程序是什么样的?出了问题责任谁来负? 问号二:仔细想想,这些事情不但关涉国计民生,而且有相当一部分,都涉及法律和契约。最简单地说,不许卖煤,不许用煤取暖,法律依据是什么?摘掉那些牌匾,尤其是摘掉那些原来...

孙立平:穷人的尊严与不羞辱

作者:  2017-11-28添加评论  阅读175次
在一个贫富分化已经是一个既成的事实,当穷人与富人的分野已经是一种无法否认的存在的时候,穷人的尊严问题就不可避免地提出来了。在最近的感恩门、穷人富人关系等事件或问题的讨论中,穷人的尊严成了一个不断浮现出来的话题。 穷人的尊严首先是一个现实的而不是一个理论性的问题。穷人也应当有尊严,社会应当维护穷人的尊严,在道理上,这似乎都是毋庸置疑的道理,但现在真正的问题是,这些毋庸置疑的道理,在现实中却在不断遭遇问题。这就是穷人尊严问题的现实性。 一位自称也是出身穷人的博客作者写了这样一段话:“我穷,但我也是有尊严的!”这种曾经的自励,现在已经褪色成了一种自...

孙立平:从新经济资本逻辑的角度解释传统经济的资金困境

作者:  2017-11-06添加评论  阅读179次
在《新经济体现的是一整套全新的逻辑》一文中,我提出新经济之所以不同于传统经济,是因为其体现了一整套全新的逻辑,其中之一就是一种全新的资本逻辑。 这种全新的资本逻辑,不仅使得资本的增值呈现出一种以前不具有的全新特质,而且搅动了整个资本市场乃至整个经济格局。其中传统经济所面临的资金困境,就是其中的表现之一。 近些年来,人们不断抱怨中国经济脱实向虚,抱怨实体经济(实际是传统的实体经济)不断衰落。而身在实体经济中的人们也不断抱怨,实体经济得不到资金的支持。 这当中固然有多方面的原因,但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我们前面曾讨论过的新经济的资本逻辑。 ...

孙立平:新经济体现的是一整套全新的逻辑

作者:  2017-11-06添加评论  阅读156次
前些天,我发了一条微博,说最近想谈谈新经济的问题。其实,说谈这个问题,主要是想把我查找的一些有关这个问题的资料以及我自己的一些学习体会和初步的思考呈现给各位,并期待引起更深入的讨论。 在那条微博中,我特别强调了,不是使用了新技术的经济就是新经济,不是生产了一类新的产品的经济就是新经济,甚至生产了一种革命性的颠覆性的产品也不见得是新经济。新经济将会体现的是一套与传统经济完全不同的逻辑。这些逻辑有些可能是我们喜欢的,有些是我们不喜欢的,有的甚至很可能是对我们的一种严峻挑战。但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我们都只能面对它。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为什么我要强...

孙立平:重建社会,还是重建权力?

作者:  2015-01-061条评论  阅读684次
我曾经提出过一个概念,叫不可治理状态。目前我们社会中的一些问题已经处于这种状态了。比如腐败。因为腐败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处于高度隐秘的状态,靠正常的制度化措施,已经没有办法发现这些腐败现象了。对于这类问题,首先要使其进入可治理状态。怎么进入?关键是基础制度或基础秩序的建设。 在改革已经进行了30多个年头的今天,重建社会已经成为一件愈益迫切的任务。这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首先,在市场经济体制框架已经基本形成的今天,通过社会的重建,形成政府、市场、社会相互配合的社会治理体系问题,已经成为当务之急;其次,在现实中,一种相反的趋势似乎开始若隐若现,伴随经济上的国进民...

孙立平:未来的30年,充满着不确定性

作者:  2015-01-03添加评论  阅读608次
我今天来讲讲改革开放的事,中国改革开放已经过去30多年了,我认为,现在正处在一个关键时期,它意味着上一个时代的结束,新的时代的开始。为什么这么说呢? 在这(“十八大”)之前,大家也会对改革有所困惑,这个困惑就是:改革,还是不改革?每一届领导人上来,大家都在猜这个问题,经过一段时间,大家也都有了大概的答案。这就是原来所困惑的问题。 但是这一次明显不一样了,领导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表明态度:要改革。专门召开最高级别的中央全会,讨论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好了,老的困惑没有了,但是问号好像没有减少,而是越...

孙立平:为什么经济发展到了不顾一切的地步?

作者:  2013-03-10添加评论  阅读1,381次
现在中国经济发展已经到了不顾一切的地步。本来人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需要一定物质财富的依托,同时也要改善其他的方面而使自己生活得更好。但很少见到一个国家为了经济而如此不顾一切的。 原因在什么地方?我认为主要有三点。 第一,既有的利益格局严重依赖增长所提供的增量。从宏观的层面来说,在这个不断固化的利益格局中,原来给的不但得继续给,每年还得有所增加,更重要的是每年还有新的需要花钱的地方出现,这个钱从哪里来?只有从增长所提供的增量中来。所以这个社会有一种很强的增量依赖症。从微观的层面说,只有经济高速运转,只有不断上项目,尤其是上大项目,相关的利益集团才能从中...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