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专栏

孙立平:在世界的变局中思考中国发展的问题

  ·  2019-02-20
本文为作者在2018年12月11日在一个论坛上的演讲。发表时作者做了个别字句的修改 非常高兴能够参加今天这个盛会,按照道理来说,我也是经观的最早的作者。经观一创办,我就...

孙立平:社会只有文明与野蛮之分,并无中西之分

  ·  2018-06-22
在文明与野蛮之间,我们不要迷失 在与野蛮相对应的意义上的文明,指的就是人类为了活得更好一点,在文化、行为方式、生活方式、制度安排等方面所获的进步的积累。 文明与野...

孙立平:真正的大国重器是小民琐事

  ·  2018-05-28
这两篇,一篇说养老,一篇说育儿。在有些人看来,这都是些小民琐事。至少说,在当今的世界上,很多的事情,中美贸易摩擦、朝鲜弃核、美伊关系、叙利亚冲突,似乎哪一件都比这些琐事重...

孙立平:说说林同学的错读及道歉

  ·  2018-05-07
五月四号,是母校北大校庆。很多老同学返校相聚,我则流连于远方的山水之间:先丽江,再泸沽湖。虽说校庆是一种让人心动的纪念日,而且又是老同学相聚的机会,但实事求是地说,在我心...

孙立平:绝望比贫穷更可怕

  ·  2018-02-09
一个社会当中,仅仅是贫富差距大一点还不要紧,最怕的就是穷人失去向上流动的希望,一种绝望的感觉。现今社会,如何来保护,甚至改善弱势群体的生存生态,已显得非常重要。更重要的在...

孙立平:通往荒谬的梯子是如何搭造起来的?

  ·  2017-12-21
一大早醒来,就看到这条消息:《新华社:我国超过5亿人有了自己的家庭医生》。一开始以为是看错了,再仔细看看,没错。再一想,是不是谁编的用来黑新华社的,这样的事情过去不是没有...

孙立平:还是有点好奇,乱象背后的那些逻辑

  ·  2017-12-17
忽如一夜那什么风来,一连串的事情惊得人们目瞪口呆。接着,鸡毛一地,乱象丛生。有人谓之曰:怪政。 除了鸡毛之外,也给我们留下一堆大大小小、颜色不同的问号:所有这超出常...

孙立平:穷人的尊严与不羞辱

  ·  2017-11-28
在一个贫富分化已经是一个既成的事实,当穷人与富人的分野已经是一种无法否认的存在的时候,穷人的尊严问题就不可避免地提出来了。在最近的感恩门、穷人富人关系等事件或问题的讨论中...

孙立平:从新经济资本逻辑的角度解释传统经济的资金困境

  ·  2017-11-06
在《新经济体现的是一整套全新的逻辑》一文中,我提出新经济之所以不同于传统经济,是因为其体现了一整套全新的逻辑,其中之一就是一种全新的资本逻辑。 这种全新的资本逻辑,...

孙立平:新经济体现的是一整套全新的逻辑

  ·  2017-11-06
前些天,我发了一条微博,说最近想谈谈新经济的问题。其实,说谈这个问题,主要是想把我查找的一些有关这个问题的资料以及我自己的一些学习体会和初步的思考呈现给各位,并期待引起更...

孙立平:为什么经济发展到了不顾一切的地步?

  ·  2013-03-10
现在中国经济发展已经到了不顾一切的地步。本来人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需要一定物质财富的依托,同时也要改善其他的方面而使自己生活得更好。但很少见到一个国家为了经济而如此不顾一...

孙立平:反思改革的理念

  ·  2013-01-31
我提出改革开放的时代已经结束,可能会令相当一部分人感觉很不舒服。其实,我也是改革的积极支持者。但客观地说,改革确实已经成为一个不能有效解决当前中国社会种种问题的理念。最核...

孙立平:抛弃改革这个词,换一套话语体系

  ·  2013-01-14
由于在外地,一些事情来不及细想,但怕回去想不起来,一来算是个记录,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引起讨论,先写在这里。核心的一个想法是,我们是不是应当抛弃改革这个词,换一套话语体系了。...

孙立平:将公平正义作为未来改革的目标

  ·  2012-12-26
考虑到现在社会的弊端,考虑到人们对新的改革的期望,更重要的是,考虑到我们这个社会未来的走向和前景,在新的改革思路中,应当将公平正义作为未来改革的基本方向和价值取向。 其...

孙立平:萦绕在心中的谜团之二:知识分子是如何被驯服的

  ·  2012-05-01
说到49年后的知识分子,很多人都会想起马寅初,特别是那句“单枪匹马,战死为止”。但也凑巧,刚上大学的时候泡图书馆,翻阅旧的杂志,突然一标题引人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