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首页 » 作者文章页

肉唐僧:“可我就想慢一些”

作者:  2013-06-03添加评论  阅读1,082次
我猜,每个人年轻时都会有一个很古怪的念头、一阵冲动,在心里盘算来盘算去,有强烈的冲动去实现它。我作为一个苏州人,直到读大学高年级的时候才第一次有机会去南京,虽然去之前就知道南京话属于苏北口音,但是真正置身这个城市之后,想到它离镇江那么近,只有八十公里的距离,口音竟然差得那么多,仍然会觉得不可思议。当时我的想法是:用一年的时间,从镇江出发一个村一个村地慢悠悠地经过,摇着蒲扇和老头聊天,和少妇调情,细心体会这八十公里之间方言的巨大落差。 当然,当然!毕业,分配,上班,结婚,生孩子。年轻时的冲动日益显得古怪和荒诞。但是我知道,它是我心里时不时会痒的疤,一直没...

肉唐僧:男人美色便移,女人富贵便屈

作者:  2013-05-28添加评论  阅读941次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进化心理学,大概是这样:“为了最大化地繁衍后代、传递自己的基因,在长长的进化过程中,人类便有了×××的心理机制。”这东西方法论上就不太靠谱,属于先有结论再去找证据附会,与证明上帝存在的经院哲学并没什么两样。而且关于进化,学界当今的主流意见是“偶然”占据了主要的作用,“生物为了适应环境,进化出××性状与×××繁衍策略”的句式虽然泛滥成灾,但几乎找不到支持这一说法的证据。如果...

肉唐僧:食人无错?

作者:  2013-04-141条评论  阅读852次
就法律的适用性而言,成文法高于普通法,即习惯法。如果仅有此二者,事情倒也简单:我们可以把成文法视为对基于习俗和判例的普通法的归纳——运用家族相似性原理,从众多相似的个案中萃取出通行的概念或范式。然而,法律中又有自然法一说,并声称具有高于成文法和普通法的地位。但关于自然法到底是什么意思,以及它对成文法和普通法有着怎样和多大限度的约束以及影响,却一直是法哲学界争吵不休的事情。 关于自然法最早的描述,似乎来自西塞罗。他自己并未使用“自然法”这个词,但表达了国王制定的法律之上,还有高级法:“真正的法是...

肉唐僧:罗斯福不过是摘了前任的桃子

作者:  2013-03-04添加评论  阅读873次
前一段向大家介绍过托尼·朱特的《责任与重负》。《沉疴遍地》(杜先菊译,新星出版社,2012年3月第一版)是他因癌症去世前半年,通过口述的方式写作,由助手和出版社整理出版的。因为特殊的身体条件和写作方式,全书显得比较零乱。但是作为一个左派,朱特还是比较清晰地表达了当今普遍存在的情绪和不满:“我们怎么连想象一个不同的世界都这么难?” 作为左派,朱特对社会现状的抱怨是准确的:“当今社会民主主义者处于守势和道歉的地位。”虽然数据表明,在收入不平等及与之相关的诸如社会流动性、健康欠佳、犯罪率、精神疾患...

肉唐僧:发现隐秩序

作者:  2013-02-24添加评论  阅读988次
《隐秩序——适应性造就复杂性》约翰 H. 霍兰(著) 信奉新达尔文主义的进化论者坚持认为,生物进化的方向或结果,是对环境的适应,而非越来越高级和越来越复杂。这便让他们总是面临诸多诘难。第一个诘难是关于适应的标准:什么叫适应环境?说一个生物对环境的适应性很好,其标准是什么?关于标准,进化论者磊落给出三条:个体数量多、分布广、亚种群数多。然而这三条标准一出,第二个诘难便旋踵而至: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会出现多细胞高等生物,比如人类?要知道,与我们肚子里的大肠杆菌相比,用以上三条标准来衡量,我们人类显然都是输家。数量和亚种群数完全不...

肉唐僧:“新闻报道体”的辛亥史事

作者:  2013-01-27添加评论  阅读897次
最近民国题材大热,这方面的书出了好多。其中,我认为写得最好的是杨早的《民国了》(新星出版社,2012年8月版)。这本书的封面上,编辑加了一句副标题:“从武昌起义到清帝逊位,主流历史忽略、遮蔽、摒弃的各种细节。”这说明这位编辑显然没看懂这本书,杨早在主题和结构上的苦心,被彻底辜负了。 著书立论,绝大多数人采用的是“六经注我”的路数——先有个结论,然后持帽寻头,将政治文化经济人物等等方面的相应资料拿来卯榫勾连,以支撑自己。这个,怎么说呢?譬如毕加索和勃拉克的立体主义绘画,有分析立体主义...

肉唐僧:公民的加冕礼

作者:  2012-12-16添加评论  阅读922次
前些日子,韩寒(或韩仁均)的《论民主》被斥为民主素质论而遭到痛批。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在一些人的眼里,俨然已经成为政治正确的东西,只能三呼万岁却不容置喙。然而,既然民主的要义一是投票,二是投票前的公议,那么,对于民主本身的公议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而且最近这一百多年,相较于逼仄的现实,中国一直为知识阶层思想的早熟所苦。所以对民主制度本身的讨论,远不是没有意义。但是在对韩文的批判中,我们只看到了判决为“民主素质论”之后的踏上一万只脚,有质量的思考却付诸阙如。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在我看来,精英们自己对于民主的理解水平,才是真正的民主素质...

肉唐僧:有了黑帮大哥,还有什么“囚徒困境”

作者:  2012-12-09添加评论  阅读1,066次
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政治学总的倾向是越来越滑向语言学:政治学家发明了一大堆让大众“虽不明但觉厉”的大词。可想而知的是,诸大词之间不可避免地要发生龃龉,这便又为政治学家提供了搭积木似的快乐,在追寻诸大词间“不具歧视性和排斥性的差异”中,引领着政治学滑向语义学的怀抱。然而我们都知道,只在语言和语义中的辗转腾挪,终究是不顶事儿。大问题、核心问题,终究还是“在人间的”。 近二三十年,因博弈论的跨界运用,政治学得以再度“降临人间”。也正因为博弈论工具的使用,政治学此番...

肉唐僧:“倒霉的我,却要负起重整乾坤的责任”

作者:  2012-11-26添加评论  阅读840次
金雁老师的《倒转红轮》似乎起到了她预设的效果:社会巨变的隆隆脚步声已清晰可闻,面对此情形,我们的知识分子是谁、在哪里、应当怎样和承担什么责任?对此,我们必须焦虑,并在这一情绪中保持冷静并思考。因为,不论是向好还是向坏,我恐怕今天的变革都是处于托克维尔所说的那种“危机时代和独特的转折时刻——过去不再把它的光亮投向未来,人类的心灵在昏暗中踯躅徘徊”。用没那么诗意的耗散理论的话来说,就是:相变前无法预测相变后的状态。 也正是基于此立场或视角,对于任何声称有答案的人,我都持深刻的怀疑态度。任何一次社会变革,如果缺...

肉唐僧:一个孤独的人在喃喃自语

作者:  2012-11-12添加评论  阅读998次
好吧,我承认,我以前从来没听说过约翰·麦克纳尔蒂这个名字。但不知怎么的就是买了《第三大道的这间酒馆》(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5月第一版),并且读了。这本书是他上世纪四十年代为《纽约客》所写的专栏集。我觉得老派上海人,或者家里有一把几乎没人坐却舍不得扔掉的摇椅的人、喜欢独自散步的人(遛狗不算),会喜欢这本书,而且是那种一旦喜欢就会非常非常喜欢的那种喜欢。这种人,十有八九得是在一块钱能扎扎实实买到东西的年代里生活过的人。就像塔列朗说的:“谁没在1879年以前生活过,那他就不算真正生活过。” 生活,那种让人心里感到踏...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