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专栏

木然:家乡,那无尽的思念

  ·  2015-04-07
今天是清明节,清明节扫墓。 我没有扫墓,家乡有点远。这一天,总归是想念。 想我的爷爷,想我的奶奶,想我的家乡,想那山那水,还有新鲜的空气。 我最想的是我...

木然:黄宏到底怎么了?

  ·  2015-03-21
最近黄宏活得一定很累,因为黄宏的事情还真是不少。他于今年3月初被确认免除八一电影制片厂厂长职务,与此同时,一封署名八一厂退休老兵的举报信在网上传播甚广。有人对此解释说,黄...

木然:总有大学老师静等花开

  ·  2015-02-04
有人会说,当大学老师真好,一年有两个假期,可以休息两个月。休息两个月,相比较某些部门、企业来说,那真是醉了。在这两个月中,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比如可以探亲访友,可以走遍祖国...

木然:原来季建业是个水货博士

  ·  2015-01-26
据2014年03月20日出版的《时代周报》何光伟报道:“副部级的前南京市长季建业于2015年1月16日被控受贿千万在山东烟台过堂。论文为教授代笔、本人未参加答辩季拥有“法...

木然:考局

  ·  2013-06-08
一年一度,一年一度的六月,高考来了。 在很多人看来,考试就像是一场人生赌博。 考试一输,人生满盘皆输,考试的意义也在于此。 中国的孩子输不起,中国的父母输不起,中国...

木然:四十七年前的今天

  ·  2013-05-17
去年暑假回家,给爷爷奶奶上坟,他们合葬在一起。二十年没回家了,这一回家,格外亲,给爷爷上香、烧纸钱、放酒水、献水果、添坟土、磕头。 爷爷奶奶,孙子来看你们来了。 满脸...

木然:相好

  ·  2013-04-05
去年回老家,老家还是老样子。 离老家百十来米的地方,有一座坟,坟包被时光岁月磨平,仍能依稀看见坟的样子。 坟有一个故事,有一个比梁山伯与祝英台还凄婉的故事。故事还没说...

木然:又到课题申报时

  ·  2013-03-07
每年到了放寒假的时候,就要开始申报国家课题了,每年春节开学的时候,论证了一个多月的课题就开始上交了。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 课题申报的成功与否,承载了学人太多的...

木然:扒墙头

  ·  2013-01-31
陈叔从大马车上摔下来了。马车上拉着玉米秸,有一房子高,他坐在上面,马车一晃,就摔下来了。 摔得不轻,全村人都去看了,纱布包着头,斜靠着墙,不说话,眼睛有点呆滞。 看完...

木然:石膏像

  ·  2013-01-29
张叔在三十公里的县城上班。 张叔是村子里惟一吃公家饭的人,有工资。 有工资的人,晚上不怕费煤油。 有工资家就热闹,张叔一回来,大家听他说外面的世界。如果张叔不回来,...

木然:一颗手榴弹

  ·  2013-01-28
在我的家乡,有一个小火车站,小火车站,是连在大山里和大山外的一个纽带。离小火车站二百米的地方,是一座日本人修的大桥。据说火车站也是日本人盖的,站长就是一个日本人,日本夫人...

木然:搞破鞋

  ·  2013-01-26
那一年的那一天,乌鸦叫了一夜。 奶奶醒了好几次,不断地说,要死人了。 第二天,我四婶的男人,一墙之隔的我四爷死了。 四婶哭得凶,大骂死去的男人,你这个挨千刀的,你抛...

木然:噩梦

  ·  2013-01-24
说这事的时候,已经是小学三年级。 三年级已经记事,记住了就跟随我一辈子。 那个时候学校穷,没有桌椅,一块长长的木板就是桌子,垒了几层土坯,少了两层的,能坐下的就是一个...

木然:让美德之光照耀洞穴

  ·  2013-01-15
想当年美国政治哲学家诺齐克在15岁的时候就拿着《理想国》的书在布鲁克林的大道上转悠,试想一下,那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景象?,一个几千年之前的老师,被一个几千年之后的小孩子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