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专栏

马家辉:我倾河海哭先生

  ·  2018-03-29

李敖先生的告别式已在台北完成,亦有追思会,香港这边也有。我本想写挽联,但因才疏,怕失礼于李先生泉下,算了。记得鲍觉生曾撰自挽:”功名事业文章,他生未卜;嬉笑悲歌怒骂,到此皆休。”或跟李敖处境暗有契合。而马叙伦之挽杨度,更适合供我援引借挽—“功罪且无论,自有文章惊海内;霸王成往迹,我倾河海哭先生。”

马家辉:关于再见李敖

  ·  2018-03-18

这个曾说过“尊前作剧莫相笑,我死诸君思我狂”的人,果真让我们从他离开的那一刻就开始想他了。

马家辉:狗年说养猫

  ·  2018-02-25

香港年轻人近年“远狗近猫”,十居其九是爱猫族,不流行养狗了,吠吠狗坐冷板凳,不知道可会在心里暗暗妒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