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专栏

鲁山老泉:当年19岁的我为啥没跟着别人一起哭

  ·  2012-10-14
一 1976年我19岁,已经当了一年的民办教师。毛那年9月死去,村里搭了灵堂,生产队的人轮流去哭。我们学校当然也要哭;不但要哭,还要带头。政治啊。那天下午我们排着队去了...

鲁山老泉:砸日本车是卖国,买日本货才爱国

  ·  2012-08-28
老泉这几年被人骂汉奸,还越来越像“汉奸”了。刚才去卫生间折回来,不意间镜子里现出了尊容:上下眼皮儿的缝隙越来越窄,眼框上面的眉毛越来越短、越来越稀...

鲁山老泉:“铁路准入”——是改革深化还是国企溃败

  ·  2012-05-21
周五进城前已见新闻,周日回来央视还在播发,但是网上未有论者,可能是网友们疏忽了——“铁路准入”!这爆炸性新闻居然被&ldq...

鲁山老泉:他终将取“阎王爷”而代之

  ·  2012-04-06
难不成毛左又骂我啦?这几天右耳一直嗡嗡地响。明儿个要进城,今晚再赶出来一篇。 老泉的老师今上午来了,来给老泉送书。 老师叫姜有信,83岁,退休之前当过多年高中校长,外...

假如申大妈每次大会都有提案将怎样?

  ·  2012-03-19
申纪兰大妈连续参加十一届人大,不仅创造了参加次数最多的世界纪录,也写下了“人大代表永远不替人民说话”的世纪笑话。但是你如果设身处地地为体制和大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