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首页 » 作者文章页

刘瑜:诸善之间

作者:  2017-09-23添加评论  阅读69次
《公正》书评,《彭博商业周刊》约稿 这是一个暴躁的时代。在微博上我见过几个经济学爱好者吵架,说起来也是真名实姓、有头有脸的人物,吵起来竟然也时不时冒出“你这个傻叉”、“XXX这个蠢货”、“你吃XXX的屎去吧”这样的用语。如果真是希特勒和犹太人那样不共戴天也就罢了,但真要仔细去推敲,发现争论双方很可能70%甚至90%的观点是相似的,但即使是30%甚至10%的分歧,也往往导致“一言不和就掀桌子”。 这样的暴躁显然不仅仅局限于经济学家。在一个不习惯于就公共议题展开公开辩论的社会里,人人都是易燃易爆品。在一个有着悠久的“你死我活”传统的文化里,真理永...

刘瑜:诗的世界在每一个角落等待

作者:  2017-09-22添加评论  阅读57次
给刘天昭《出神》的书评,《南方都市报》 一个人只能度过一生,这事可真叫人沮丧。但好在我还有刘天昭。 就象上帝造了大米这种东西,有时候人们用它来蒸饭,有时候人们用它来煮粥,我想上帝在造我和刘天昭的时候,原料是相近的,但是后来一个被蒸了饭,而一个被煮了粥。于是大米的一种命运得以窥视大米的另一种命运。 但是她比我决绝。我说刘天昭“决绝”,是因为她真舍得放弃。清华大学建筑系毕业后,她放弃了建筑师的前途。独自在一个空空荡荡的房子里“待着”,“脱离社会”好几年。后来她回归社会,在南方某著名报纸写社论写得“风生水起”,但不久前又放弃了工作,转移到另一...

刘瑜:给理想一点时间

作者:  2017-09-22添加评论  阅读135次
你相信头脑还是心灵?一次聊天中,一个朋友问。 我说我相信时间。 在总结国民党大陆失败的原因时,一个经常被提及的原因就是“国民党没有展开土改,”因而失去了农民。相比之下,共产党这边土改搞得轰轰烈烈,打土豪,分田地,翻身当家做主人。农民分到了土地,于是参加革命保卫胜利果实。 其实,严格说来,国民党在大陆期间也不是没有土改愿望。孙中山先生的“耕者有其田”理想众所周知,蒋介石政府也不是没有动作。从1930年颁布《土地法》到1946年《绥靖区土地处理办法》,从20年代末浙江二五减租运动,到蒋经国赣南土改实验,国民党并非没有意识到“平均地权”对于争...

刘瑜:素什么质

作者:  2017-09-21添加评论  阅读118次
很多人可能都意识到,一些具有中国特色的词汇很难译成英文,比如“突击手”、“不折腾”、“精神文明”、“班子建设”……要是谁能译出“血染的风采”,那我简直想给他送一面锦旗。在此类词汇里,有一个就是“素质”。 “中国人素质低,所以中国不应当……”,这句话如此广为传播,以至于“素质”这个词前面少了“中国人”,后面少了“低”,“素质”这个词都显得缺胳膊少腿。但素质翻译成什么呢?译成“quality”似乎最合适,但仔细一想,如果把前面那句话译成“The quality of the Chinese people is low, so China should ...

刘瑜:两种民主模式与第三波民主化的稳固

作者:  2017-03-12添加评论  阅读792次
作者:刘瑜 来源:开放时代 一、研究问题与背景 第三波民主化在民主稳固方面所遭遇的困境有目共睹。埃及和泰国民主的崩溃、乌克兰民主在应对政治危机方面的无力、委内瑞拉和匈牙利民主的倒退、肯尼亚和科特迪瓦选举后的骚乱……都是民主稳固难以实现的最近事例。《经济学人》2014年3月的一篇社论《民主出了什么问题》,典型地反映了这种“民主悲观主义”:“赶跑一个独裁者比建立一个有生命力的民主政府要容易得多。新政权开始动摇,经济开始挣扎,整个国家发现自己至少和之前一样糟糕。这是阿拉伯之春中很多地方所发生的事情,也是十年前乌克兰橙色革命所发生的事情……民主...

刘瑜:在恐惧与热爱之间

作者:  2015-02-04添加评论  阅读731次
刘瑜/文 一 关于什么是好的政治、什么是坏的政治,一百个人可能就有一百个看法,不同阵营之间甚至常常为此争得你死我活。然而,对于什么是好的人性、什么是坏的人性,却一定程度上存在 “普世价值”—一般来说,人们都珍视诚实、友爱、善良、勇敢与忠诚等等品质,同时鄙弃谎言、冷漠、残忍、怯懦与背叛等等。或许,从这些人性的 “公理 ”出发,反推什么是好的政治与坏的政治,是一种更容易达至共识的方式。简单而言,如果一个制度诱发人性中那些美好的品质,那么它就是一个好的制度,反之则否。 在《耳语者:斯大林时代苏联的私人生活》中,英国历史学家费吉斯描述了一个情形...

刘瑜邀请你反驳

作者:  2013-02-22添加评论  阅读986次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石岩 2013年1月,刘瑜的新书《观念的水位》出版。在这本书中,清华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38岁的刘瑜讨论制度和人民素质的关系;分辨“民意”与“伪民意”;点评7·23动车追尾及陈光诚事件;评论什邡政府的危机公关;嘲弄某些知识分子的骄矜;也批评爱国愤青的盲目。 因为是专栏文章的结集,每篇文章皆在2000字上下,每篇都有别出心裁的小锋利,辑录成书,却让人吃惊于过去两三年间,“小女子”刘瑜持续、密集、安全地谈论“敏感话题”这件事...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