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首页 » 作者文章页

刘刚:通往文化中国

作者:  2017-11-06添加评论  阅读47次
勿忘国之本 在文明优越感的驱使下,人的思想容易简化,喜欢说些高度概括的话。 站在西方文明的立场上看东方,哪怕你是个西方文明的批判者,就像马克思和他的信徒魏特夫,也难免会放下普世价值和普遍规律而另眼相看,看出个“亚细亚生产方式”和“东方专制主义”来。这样的看法,不管对与不对,都使人对人类普世价值和社会普遍规律产生怀疑而违初衷。例如“东方专制主义”,就试图将“东方”一言以蔽之。若“东方”可出此言,那么相对“西方”该如何说?说到底,那就是“民主主义”。“东方与西方”的说法,本来是相对的,而其结论却具有绝对性,将文化差异转化为意识形态对立,又将意识形...

刘刚:个体人格的复兴

作者:  2017-10-07添加评论  阅读70次
文艺复兴的运势 谈中国的文艺复兴,为什么要从东南一隅的海宁谈起?新文化运动起于北京,西学东渐成于上海,何以不从京、沪谈起? 在我看来,京、沪是文化的集散地,而非原产地,那些原创性的思想和新的文化样式,多半是天南地北的个体,从各地带到京、沪去赶集的,陈独秀和胡适等人,在北京一吆喝,就发起了新文化运动。北京的好处是,作为京师之地,可以借得大一统的余力,登高一呼,天下响应。 但发起人陈、胡,一个是安庆人,一个是徽州人,两地合起来可称“安徽”人,以长江为纽带,一个在江北,一个在江南,都在长江下游,不是京师播的种,却在京师之地结果。你还真别说,思...

刘刚:中国文化神与圣

作者:  2015-01-09添加评论  阅读503次
【走出国学的围城】 圣人革了上帝的命 中国人谈文化,谈来谈去,总离不开“神圣”二字。 我们早已习惯了将“神”、“圣”连在一起——“神圣合一”,而忘了分别它们不同的含义,当我们不断地提起“神圣”的什么、什么时,一味的赞美,便淹没了它们的本义。 欲知其本义,先要清楚它们的来历,将“神”、“圣”两字,放到王国维说的“殷周之际”,看它们各自所代表的文化和历史,如何从对立走向统一,从圣人革命走向神圣一体。王国维说,“中国政治与文化之变革,莫剧于殷周之际”。这话,出自《殷周制度论》。新文化运动中,他像孔子那样“梦见周公”了吗?虽未言“吾从周”,就...

刘刚:中国文化从何说起

作者:  2015-01-06添加评论  阅读501次
【走出国学的围城】 中国人好修长城,从秦一直修到明,就像农民扎篱笆,豪门起院墙,监狱设围城,一代又一代,忙个不停。近代以来不修了,可脑袋里总还有个长城,一到国难临头,中华民族的第一反应,还是修长城。因为修长城而“视通万里,思接千古”。由此我想到,既然民族危机时,可以用血肉修长城,而且修出了国歌。那么,文化危机时,就不妨用国粹修长城,或能修出个应对文明冲突的新长城——国学。可环顾当下,够得上长城级别的文化景观尚未出现。然而,我的主张是,要孔子,不要孔家店,尊重孔子的私学及其文化个体性,让孔子走出孔家店,切莫再为其打造所谓“国学”的围城。 起个“圣化...

刘刚、李冬君:通往立宪之路

作者:  2013-05-26添加评论  阅读971次
刘刚、李冬君 咸丰帝自即位以来,就没有过上一天太平日子,他很努力,想有所作为,可他面对的敌人,已不再是天下观里的传统“匪”和“夷”,而是来自新世界的势力。 就拿“拜上帝会”来说吧,它与白莲教不同,洪秀全从传教士那里发现了上帝,又求证于中国的古史,从天国获得信念,从历史汲取资源。因此,他的上帝中西合璧,连传教士也看不懂,以为他疯了,竟然杜撰了一个上帝。 可太平军兴起,就以上帝的名义,清廷用对付白莲教的法子来对付它,打也好,拉也好,都不适宜。它像洪流一样,从西南一隅,冲向长江流域。 1850年咸丰帝即位,第二年太平军兴。 西南,...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