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专栏

刘刚:儒墨两家的中国梦

  ·  2018-03-12

墨子的“兼爱”,则走出王朝,拒绝异化,他要拆掉“爱有差等”的王朝中国的等级篱笆,回到禹的“兼爱”:“爱国”不能爱一国,还要爱别国;“爱家”不能爱一家,还要爱他家;“爱人”不能只爱自己一人,要爱所有人

刘刚:中国天下三段论

  ·  2018-02-05
天下观的进展:从民本到匹夫 中国天下观里,老讲什么“以天下为己任”,“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那“天下”是什么?先来看看“天”,再来说说“天下”和与之相关的“...

刘刚:通往文化中国

  ·  2017-11-06
勿忘国之本 在文明优越感的驱使下,人的思想容易简化,喜欢说些高度概括的话。 站在西方文明的立场上看东方,哪怕你是个西方文明的批判者,就像马克思和他的信徒魏特夫...

刘刚:个体人格的复兴

  ·  2017-10-07
文艺复兴的运势 谈中国的文艺复兴,为什么要从东南一隅的海宁谈起?新文化运动起于北京,西学东渐成于上海,何以不从京、沪谈起? 在我看来,京、沪是文化的集散地,而...

刘刚:中国文化神与圣

  ·  2015-01-09
【走出国学的围城】 圣人革了上帝的命 中国人谈文化,谈来谈去,总离不开“神圣”二字。 我们早已习惯了将“神”、“圣”连在一起——“神圣合一”,而忘了分别它们...

刘刚:中国文化从何说起

  ·  2015-01-06
【走出国学的围城】 中国人好修长城,从秦一直修到明,就像农民扎篱笆,豪门起院墙,监狱设围城,一代又一代,忙个不停。近代以来不修了,可脑袋里总还有个长城,一到国难临头,中...

刘刚、李冬君:通往立宪之路

  ·  2013-05-26
刘刚、李冬君 咸丰帝自即位以来,就没有过上一天太平日子,他很努力,想有所作为,可他面对的敌人,已不再是天下观里的传统“匪”和“夷”,而是来自新世界的势力。 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