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专栏

李零:读网有感——学校不是养鸡场

  ·  2018-05-17
最近上网,看到一些关于中国大学改革前途的讨论。论者各抒己见,比我的了解要广泛和深入,让我学到不少东西,这里只是补充,道义上的支持。下文所论“领导”(或“老板”)乃为行文方...

李零:七读子弹库帛书

  ·  2018-04-04

简帛古书是中国学术的源头,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是源头。中国的书,从一开始就是写在竹木简牍上,而不是龟甲、兽骨和铜器上。缣帛是简牍到纸书的过渡环节。《墨子》反复讲“书于竹帛”,被钱存训拿来当中国早期书籍的定义。

李零:东方既白:中国的第一次思想启蒙

  ·  2018-04-04

2017年12月—2018年3月“东方既白——春秋战国文物大联展”在长沙的湖南省博物馆举办,1月25日,李零教授,在展览现场特别进行了一次专题讲座,解读“东方既白”大展中的文物精品及其背后的时代。

李零:我劝天公重抖擞

  ·  2018-02-08
本文是北大中文系教授李零于2016年10月19日在北京大学的讲课内容。原载“活字文化”(ID:mtype-cn) 10月12号,我从美国回来,刚刚知道,咱们这门课叫《中...

李零:天下脏话是一家

  ·  2017-12-17
小时候,我们都说脏话。谁教的?爸爸妈妈?叔叔阿姨?小朋友?可能都有份。但老师到底是谁?谁的后面又是谁?就像很多童谣(有些童谣,本身就很肮脏),很难找到最初的发明者。我们好...

李零:我的老师,我的老师梦

  ·  2017-11-29
天地君亲师,师很重要 鲁迅的第一个师父是个姓龙的和尚。他说,龙师父的屋里供着块金字牌位,上面写着“天地君亲师”(《我的第一个师父》)。 什么叫“天地君亲师”?...

李零:革命笔记——从中国地理看中国革命

  ·  2017-10-11
中国史学,非常看重地理,过去叫史地之学。王应麟《通鉴地理通释》、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魏源《海国图志》,都可反映这个传统。地理在中国是经世之学...

李零:从燕京学堂想起的

  ·  2017-10-08
“改革”曾经是个好词。好词是不能反对的,也没人反对。当“改革”还是个嫩芽时,我们曾天真地以为,贪腐的存在是因为“改革”不彻底,但当如此之多的蛀虫不断以“改革”的名义侵蚀国...

李零:国粹多是国渣

  ·  2017-10-05
(一)传统为什么这样红 这是我和大家讨论的问题,大家身边非常热闹的问题。 前一阵儿有件事,大家都知道,就是“红心鸭蛋”事件。鸭蛋为什么这样红?事情比较简单,质监局...

李零:驯化与反驯化:中国历史上的两性关系(下)

  ·  2015-01-17
点击阅读:《倒转纲常:中国历史上的两性关系(上)》 惯学:宠爱的意义 动物的驯化(植物也有驯化,如五谷),主要靠三条,一是食物奖励,二是鞭子(或棍子)惩罚,三...

李零:倒转纲常:中国历史上的两性关系(上)

  ·  2015-01-16
男女关系是哲学问题 知识归纳无法对付大问题。凡知识不够的地方,或用已知未知拼凑整体印象的地方,今人和古人没什么不同,细节考证,只是支点和杠杆,一切全靠拍脑瓜,不管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