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首页 » 作者文章页

李冬君:思想者的景观

作者:  2017-10-09添加评论  阅读67次
到台湾,先声明不去景点。若论自然风景,无论多样性,还是山川之壮丽,台湾都没法与大陆比。但是,论到思想的风景,对台湾还是有几分景仰的。那景仰,来自对中国现代思想史的研究,有几位思想史上的重要人物,因了历史的变迁跑到台湾来了,其中殷海光、胡适和钱穆三位先生在这里构成了三道有趣的思想文化上的景观。殷海光先生是彻底的个体自由者,胡适先生秉持着自由主义的中庸之道,而钱穆先生则怀着对历史的温情与敬意,坚守着他的文化保守主义。 殷海光:自由的中国气质 在黑夜即将到来之际,轻轻推开一扇淡蓝漆的小木门。迎面罩棚下的微弱灯光,很合适“自由中国的气质”,足够让局促...

刘刚 李冬君:文明的迁徙:通往历史之路

作者:  2017-03-11添加评论  阅读673次
作者:刘刚 李冬君 来源:经济观察报 迄今为止,人类仍在“全新世”,如果人类的称谓需要有一个统称,那么它的名字就应该是“全新人”。然而,在历史的进程中,人类不知何时,把这个名字给丢了,换上了民族和国家的身份,在文明的冲突和国家的战争中,不断地更名改姓,作为历史的见证。但是,我们毕竟还是“全新人”,命中注定了要在全球化中生存,最终还要以人类性来取代民族性,以世界公民来取代国家身份。在新的大暖期到来之前,我们应该觉醒:我们都是“全新人”! 全新的文明——大暖期 人类历史,从有文字记载开始,文字出现以前,叫“史前”。“文明”二字,必基于...

李冬君:文天祥的祖国观

作者:  2015-05-021条评论  阅读1,136次
【历史的碎片】 中国历朝历代,都在讲述“忠君”的故事,可讲来讲去,“忠臣”还是寥寥无几,有那么几个,也都肝脑涂地,成了历史的悲剧。奸臣倒是层出不穷,就像是剪了还要长的小葱。 民间叙事里的“忠”与王朝的要求有所不同,它要犯上,要从道不从君,为民请命,要舍生取义,杀身成仁,这样的“忠”,与王权的国家本质犯冲。王权主 义不允许王权之外还有别的存在,岳飞一句“还我河山”,就冒犯了王权国家的本质,被“莫须有”处死。岳飞是“忠臣”,秦桧呢?何尝不是“忠臣”?一个是民 间叙事里的忠臣,一个是王权国家本质的忠臣。岳飞死了,满足了国家本质的要求,但民意的压力,王朝...

李冬君:中国风雅颂

作者:  2015-03-22添加评论  阅读585次
【历史的碎片】 鲁迅论中国历史有一句话,他说,中国历史上只有两个时代。一个是“做稳了奴隶”的时代,还有一个是“求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 “做稳了奴隶”,就叫做“治世”,乱世则“求做奴隶而不得”,穷得只有自由,就像崔健的歌里唱的那样:我一无所有,你何时跟我走?你何时跟我走! 魏晋时代的名士心中,便有这样的声音。这声音,从内心发出,我们称之为“文化个体性”,发在江山,“人与山川相映发”,造就文化的江山;发为国家,形成文化中国。从魏晋到隋唐,这三百多年,就是“惟有自由,全无保障”的中国人,从文化个体性自觉走向文化中国的统一的历程,我试着用“诗”之...

李冬君:思想有约

作者:  2015-03-17添加评论  阅读634次
【历史的碎片】 中国思想史上,有过两次耐人寻味的思想者的相会。 第一次,还在春秋时期,就有孔子与老子相会,开创了中国思想的轴心期。第二次,到了宋朝,尤其南宋,中国思想超越汉、唐九流、三教,酝酿了一个新的突破期,于是,程朱理学代表朱熹和陆王心学代表陆九渊,响应吕祖谦的号召,跑到鹅湖去相会。 鹅湖之会,就在闽赣官道旁的武夷支脉的鹅湖山,山上有寺,以“鹅湖”名。南宋淳熙二年(1175)四月初,吕祖谦赴闽,先到朱熹创办的第一个书院寒泉精舍讲学,两位思想者相聚40多天,五月中旬,朱熹师友同吕祖谦前往鹅湖,五月底到,陆氏兄弟也从赣之金溪赶来鹅湖相会。 ...

李冬君:楚汉往事如此说

作者:  2015-01-201条评论  阅读640次
秦汉之际,新的革命发生了——儒者革命与农民起义相结合,以替天行道的名义。这一结合,导致了此后中国历史上的一个特殊规律:凡以武力并天下、以阴谋篡王权者,其国早夭,秦、隋二世而亡,晋亦短命侏儒;汉、唐以革命取天下者,皆有数百年国运。 而革命的模式,即儒学运动与农民起义相结合,已然成为历史发展的新样式,而其形成,就在秦汉之际,为革命的儒者首创,儒者革命开创了一种新的民本主义的帝王气象。 三代之革命者,汤克桀,武王克纣,皆为王者。战国时期,孟子倡导行仁政,其着眼点,也在各国诸侯,而非立足于儒者自身。秦统一后,诸侯烟灭,虽欲复燃,但儒者已不作指望,起码...

李冬君:孤品始皇帝

作者:  2015-01-13添加评论  阅读552次
【历史的碎片】 (上篇) 皇帝的由来 秦王嬴政消灭山东六国,统一天下。从战国诸侯林立,到一统帝国,万机待举。 他先礼请儒学博士参政、议政,表明他对儒家熟稔上古礼制和历史的信任。《汉书·百官志》上说:“博士,秦官,掌通古今。”看来,秦王嬴政要从历史中寻求最高权力的合法性来源,来了很多齐国博士儒。秦置博士非摆设,而是给了很高的政治待遇,官属太常,秩比六百石,“不治而议论”。 第一次议政,是“议帝号”,李斯先说,古有三皇,为天皇、地皇、泰皇,泰皇最尊贵,臣等冒死上尊号,以为我大王应为“泰皇”。秦王审阅,去掉“泰”字,唯取“皇”,并采用...

李冬君:与名教绝交——魏晋风度中的个体人格

作者:  2015-01-07添加评论  阅读565次
【历史的碎片】 李冬君/文 三国以后,司马懿的后代建立了晋朝。这是一个缺少了英雄气概的王朝,阴谋横流。 司马懿对付英雄很有一套,对付诸葛亮可以扮女人,对付曹操还装过孙子。他的遗传缺了点英雄基因,但并不缺暗算英雄的本领。所以,他的子孙,能使英雄气馁,能把江山搞定。 这一朝,英雄都很难受,不是去吃药,就是去喝酒。大隐隐于酒,醉了才知奥妙,醉里有乾坤,有经纬度。名士阮籍,喝了酒,醉眼看江山,越看越难受,突然一吼: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一声吼出,便又醉去。这一吼,吼在魏晋之际。 那时,司马氏还未篡魏,想尽办法欲使曹魏行禅让,司马昭之心尽管路人甲乙丙丁皆...

李冬君:一个民本主义的标本

作者:  2015-01-06添加评论  阅读541次
【历史的碎片】 李冬君/文 刘邦临死前,曾留下遗言,说周勃能安刘氏。吕后在一旁听了,没太当一回事,她心里想着吕氏家族控权。但诸吕之中,本来就没有猛士,都是看吕后眼色行事的种。 长话短说,吕后还未完成吕氏家族控权的步骤就死了,并与刘邦葬在一起,还是归于刘氏,同诸吕脱离关系,沛县“老革命”周勃、灌婴等人,乘机联手刘氏,诛灭诸吕,一无所忌。刘邦说周勃能安刘氏,恐怕不单指他能诛灭诸吕,“安刘氏”的含义,远远超出了灭诸吕,其关键,在于能为汉家天下立一位好皇帝。 周勃少文,连说话都木讷,但为人厚重。就是这么一个...

李冬君:“中国”从哪里来往何处去

作者:  2015-01-04添加评论  阅读551次
【历史的碎片】 对于熟悉的词语,思想往往偷懒。比如“中国”,华人耳域,谁人不知?可猛然一问,却发现原来不知或知之甚少。 “中国”从哪里来?于省吾曾写过《释中国》一文,他告诉我们,“中国”一词,最晚西周初年就已出现,他提到了一件物证。 “中国”之尊 1963年,陕西宝鸡贾村出土一口“何尊”,“尊”为酒器,用青铜制成,铸有铭文12行122字,有三字残毁。铭文记载了周成王五年在成周(今河南洛阳)建都一事,是成王...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