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专栏

李大兴:一个年代的青春

  ·  2018-03-08

离开北大整整37年了,无论我走到哪里,大多数人都会认为我很像北大的学生。这话并不全是赞扬的意思,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不过被这么说着,也许对北大的归属感就更强了一些,而且也逐渐成了我个人的标签之一。

李大兴:不逍遥又怎能归去

  ·  2017-10-21
一 我知道庄子梦蝶的典故,是十二三岁时读李商隐的诗:“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当时少年朦胧的心情,还只能喜爱“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对庄子、蝴...

李大兴:从钱锺书的评价说起

  ·  2017-10-19

陈寅恪先生和钱锺书先生都是在海外游学多年,精通若干门外语的,而主要著作都是以文言文写成。从《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到《柳如是别传》,从《谈艺录》到《管锥编》,百年白话文在这里了无踪迹。其实无论从治学方法乃至日常生活习惯,两位先生都是深受西方影响之人,绝非食古不化、崇尚国学的冬烘先生。不过学问的起点,可能真是在于旧学的根基

李大兴:廿年重识张爱玲

  ·  2017-10-14
1980年代中期,在日本仙台上大学和读研究生的时候,大约有四五年的时间,我一直在图书馆打工,也就是坐在前台借书还书,然后把还回来的书放到书架上。打这份工最大的好处是可以随...

李大兴:在生命这袭华袍背后

  ·  2017-10-14
一 2007年,蒙网友高山杉兄推荐拙文《遥远的琴声》在《读书》发表,当时说会另写一篇文章回忆张遵骝先生的夫人王宪钿先生,不料想又是8年过去了,我还没有动笔。最后一次...

李大兴:七号大院的失踪者

  ·  2017-03-11
去年三月底,在北京见到上海著名学者朱学勤教授,在一家普通的烤鸭店,喝着近似二锅头的烈酒,聊着很尘世很无奈的话题。以我见识所及,当下大名鼎鼎的知识分子或者文人看上去都是普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