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首页 » 作者文章页

李承鹏:投名状

作者:  2013-06-202条评论  阅读1,938次
北周的开国者、也是南北朝时期一大猛人,宇文泰,为一统天下曾遍访天下贤才。有天他遇到了号称有诸葛亮之才名的苏绰,向其讨教治国之道。两人一见如故,密谈三日三夜。 宇文泰问:“国何以立?” 苏绰答:“具官。” 宇文泰问:“如何具官?” 苏绰答:“用贪官,反贪官。” 宇文泰有些纳闷:“为什么要用贪官?”苏绰答:“无论打江山还是坐江山,都需要手下人为你卖命,可让别人为你卖命就必须有好处,你并没有那么多钱,只好给权,让他用手中的权去搜刮民脂民膏,他不就得到好处了吗?” 宇文泰问:“贪官得了好处,我有什么好处呢?”苏绰答:“他能得到...

李承鹏:神奇的转移

作者:  2013-05-031条评论  阅读1,139次
一个故事变成另一个故事,只需要三天。 故事的开始是这样的:自打有个分不清村和村小组的记者用甲分之一代替甲说全村只有几十顶帐蓬后,一直分不清质疑和构陷的他们就不断论证我们从未给五星村运送过498顶帐蓬。虽然那个记者很快承认自己只是在某个村小组拍摄的内容,我也解释这两个村共有十几个村小组,物资由村长签字盖章收讫,还有村民、网民现场监督,马上贴出证据……可是,只要你一直坚持故事的一部分,它的其余部分必定走向另一个故事。 之前有个叫“地瓜熊老六”的ID因为看到王家村有一位村民在纸箱上写着“饿&r...

李承鹏:一线报告

作者:  2013-04-26添加评论  阅读1,203次
我其实只是想讲一些故事。 那天,我们去到一个残垣断壁的村庄,沿着小路拍摄房屋状况以决定需要多少顶帐蓬时,一名老婆婆从院子里冲出来,指着我用土语大骂,大意是:你们这些吃公家饭的,就知道拍照片上去交差,拍完就走了,你们这些骗子从不拿点水和米,走、走,不准拍我家房子……直到一个年轻人向她解释,我们不是政府的,是民间救援队送吃的来。她才哦了一声,喃喃地说这里没人管,两天都没沾过米和干净水了。 之前我在调查五星村救援状况时,也涌上来一群大妈和汉子,激动地说:“缺粮缺水、晚上下雨也没有帐蓬,政府到现在都没有一个人来问一句&...

李承鹏:圣奴隶

作者:  2013-04-101条评论  阅读1,814次
兄弟,这年头要是没了你,得失去多少欢乐。 我说中国空气污染,你就说妈逼的怎么不说伦敦曾经也污染。我批评国产毒牛奶,你就说大爷的怎不去批评日本曾经也有毒牛奶。我批评中国官员贪污腐败,你马上链接出美国某某市长也贪污过几万元。前两天我对禽流感表示了一下担忧,你也在问候过我全家后,举例英国疯牛病法国禽流感还有土耳其口蹄疫。 兄弟,咱能不比烂吗?不过,你比烂的样子,真的很有资深垃圾的神韵。 日本英国美国土耳其的烂事与我何关?我批评这个国家是因为这里住着我的亲人,我不想让他们受伤害。我天天去批评与我没半毛钱关系的外国,我有病吗。哦,这才明白,怪不得每当国外发生...

李承鹏:你再没资格跟我说道德

作者:  2013-03-161条评论  阅读1,436次
所谓3.15晚会,就是拉了364天皮条,剩了一天很想装装母仪天下就去扮捉奸,可职业素又让她念念不忘收钱,就规定“凡未曾来嫖者就可能被捉奸”。于是平日客源大增,捉奸成了核心创利来源。 所谓“8.20”,就是找了几个托儿假装正义群众指认破鞋,偷偷往人兜里塞吐过痰的套子然后说“我亲眼看见的”,可是有一粗心大意的队友连避孕套的包装纸都没撕就说“我看见射了”……“大概8点20分发”,捉奸只好遭遇反捉奸。 不是不可以...

李承鹏:每条城管掩杀的大街

作者:  2013-03-092条评论  阅读15,420次
我看过一部香港电影:一个流动小贩,平时在街边卖些雪糕。为了多赚些钱,他就进了一批棒棒糖,也卖出了一些。可是有天香港城管一纸诉状把他告上法庭,理由是他阻碍了交通又兜售不在牌照许可范围的商品。这小贩原本在街边开着小店,可是店租太高,生意越做越淡,就关了门。太太又有些残疾,他也不愿引领政府失业救济金,就申请了流动小贩牌照,每个月能赚6000多港纸,勉强可维持生活。 这部电影的前半部基本是资本主义残酷压榨百姓的写照。接下来的后半部:城管把小贩告上法庭后,法官却不以为然,责备城管“如果只因他卖出了几十只棒棒糖就告他,实在缺乏人情和司法弹性,应该先反复...

李承鹏:邪恶从不单独行动,它们成群结队

作者:  2013-03-07添加评论  阅读1,152次
一、这个故事其实很简单:一对夫妇,开了一个普通的小超市,铁皮的。他俩开车带着孩子去店里,天冷,丈夫先进去生火,见两个月的女儿在熟睡,妻子怕冻着她没熄火就跟去。十分钟后等他们出来,车和孩子都没了。悲伤的故事总是很简单。就像佛山那家小五金店,父亲忙着生计,母亲上楼收衣服,两岁的小悦悦不知何时溜到街上玩耍,就被一辆面包车反复辗压。 二、这些悲剧与体制无关,就是人性恶,偶然的疏忽,遭遇必然的人性恶。外公临走前告诉我:这世上不是所有走在大街上的都是人类,他们有的其实只是妖魅穿上人类的皮囊冒充的。 三、我不否认小皓博母亲的过失,即使让女婴在车上保暖也该考量&ld...

李承鹏:一枚竖子,而已

作者:  2013-01-221条评论  阅读1,640次
有些奇怪的问题,必须回答了。不算回应更非反击,我只是告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希望能为你释疑。现一并问答如下: 问:很不理解,为什么国家允许你出版,却不允许你在签售会上说话,这岂不是很矛盾。 答:这就是特色。在这里,有权拨出书号的只有党领导下的出版社,因为受教育多年,很多有害作品并未获出版社书号得以发行。但也有一些胆子大或未被教育好的出版社顶着压力出版了一些作品。但出版只是开始,因为事后审查,一些书顶着压力悄悄出版后,在销售之初就被禁,比如野夫当年的《城市挽歌》。还有一些书出版、印制出来后,由于走漏了风声至今躺在仓库里,比如于建嵘先生的《安源实录》&he...

李承鹏:关于签售会的一些说明

作者:  2013-01-17添加评论  阅读922次
一、因为一些原因,一些地面店的签售已被叫停。 二、以后的一段时间里可能只有一些小型读者、网友见面会。不卖书,如读者自行买了书,我会签名、交流。 三、最近发生的“胡杨林”向我扔刀,以及警方认为其并未触犯任何治安、刑事条例并在次日将其释放,个人持保留意见,但本人并不准备起诉他。因为: 1、无论他出于什么动机,都有向我表达反对意见的权利,无论我是否同意他的观点。 2、在我个人看来,其表达意见的方式即在公众场合扔刀,这种行为有相当危险性,但一个公众人物应该淡看此事,而不是冤怨相报。当我选择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应该明白这种事情的发生其...

李承鹏:某江某河某长征

作者:  2013-01-152条评论  阅读1,576次
我是很久以后才明白,一个人战胜恐惧的方法其实只有两种:攻击对手,让他比你更恐惧;找出恐惧的根源其实就是自己,然后坚持走下去。 这已是两天以前了。2013年1月13日,中关村书店。 正如格鲁鲁说的,我在书店和刀子之间忽然明白这些,并选择后一种方法战胜内心的恐惧。那把“刀子”向我来时,我并不确定当时是否产生过捡起刀子追到那人,并奋勇做出让他更恐惧的事情的念头,因为我也想战胜恐惧。最后我只喊了一声“放开他”……忘掉刀子,记住书籍,继续签售。只是当时我还没想透这么做的原因。 还有之...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