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专栏

梁文道:成龙(说话之二)

  ·  2012-12-18
我认识成龙,觉得这个人相当友善,甚至说得上率直,尤其是在谈他根本不懂的政治的时候。看他的表情和语气,他大概真心相信「中国正处在历史上最好的时候」(我并没有忘记他的演员身份...

梁文道:莫言(说话之一)

  ·  2012-12-18
我认识莫言,甚至认识他的家人。我读他的作品,也喜欢他的大部份创作(尤其《酒国》与《檀香刑》)要说他是坏人,以我有限的认识,恐怕不能同意。要说他的作品不够批判,我更加无法赞...

梁文道:不改革又如何?

  ·  2012-11-30
最近一年,关于改革的言论越来越多,其中有一些还说得相当吓人,似乎再不改革就要面对「亡党亡国」的绝境。有意思的是,过去说这些话的,往往都是不被待见的边缘分子,他们常常在形势...

梁文道:不必去爱的香港

  ·  2012-11-12
我爱香港,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小时候在台湾接受过国民党的爱国教育。我越来越爱香港,是因为过去这么多年来回大陆,听厌了老要把爱国挂在嘴上的训令(想想看,甚至有家国产电器品牌叫...

梁文道:不能不爱台湾

  ·  2012-11-12
在外地偶而碰见台湾游客,谈着谈着,他们就会问起我对台湾现状的感受。当然,台湾很好,和我小时候相比真是变得太不一样了。如今的台湾温文、可爱,并且具有一个成熟公民社会所该拥有...

梁文道:《西夏旅馆》台湾“外省人”的狂暴流亡心

  ·  2012-11-01
我觉得骆以军是台湾近十年来最有创造力的作家。他苦学成才,上大学为了要学写小说的技巧,居然用最老套的方法——抄书,把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长篇巨著抄了一遍...

梁文道:《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  2012-10-02
说起米兰·昆德拉这部小说《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其实在中国早就有很多,据说光是我手上这个版本,这样一个译本,现在已经卖出过百万册了,累计起来,也不要谈以前有...

梁文道:问候自己娘亲

  ·  2012-09-29
问候人家娘亲,这绝非中文独有的毒辣粗口。只不过其他语言往往止于娘亲就算了,很少会像中文这样,还要一路上溯,搞到祖宗十八代才算痛快。除了往前追杀父祖,中国人还喜欢向前看,咒...

梁文道:暴力

  ·  2012-09-24
小时候我在台湾唸书,十几年的经历使我晓得,当年的台湾实在不像今日许多大陆人所以为的那样「温良恭俭让」。相反,昔日台湾的空气中洋溢了一股牙龈充血的气味,暴力随处可见。校园里...

梁文道:爱国的好处

  ·  2012-09-23
抵制日货其实就是一种爱国教育。根据葛瑞(KarlGerth)那本非常有趣的《制造中国》,民国年代种种抵制洋货爱用国货的运动,成功地把消费文化引入了民族国家的建立过程,使得...

梁文道:暗夜明珠

  ·  2012-09-22
他们上街的那天,我在西安。下午的游行,晚上大概也该结束了吧,应该不会阻碍我去机场的计划。不料天已黑,雨势大,人群的狂热尚未冷却。他们说挨砸的已经不限日本车了,那群昏掉头的...

梁文道:牺牲

  ·  2012-09-21
中国人已经不是第一次抵制日货了。一百年来,中国还发起过无数次抵制洋货的运动,不管它是东洋还是西洋,总之凡是进口货就要抵制。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这种做法是有点道理的,因为当...

梁文道:拯救华文(《文章》序)

  ·  2012-09-20
去年来吉隆坡为花踪文学奖做评审,同时还讲了一点关于马华文学的看法。讲完之后,一位中学生过来找我,他想知道有什么值得一看的马华作品。顿了一顿,我才回过神来,便问:「应该是你...

梁文道:无所谓的谎言

  ·  2012-09-09
当香港的朋友都去了政府总部门外示威的时候,我正在大陆演讲。虽然那天我和他们讲了一点正在香港发生的事,以及那本好玩的「中国模式」教科书。当然,我会讲到那本书的精华,例如「中...

梁文道:英国味的奥运

  ·  2012-08-13
关于伦敦奥运,我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千万别拿英国人的话当真。 回看2007年,北京奥组委为了开启2008奥运倒数一周年的盛典,召来两岸三地歌手,推出歌曲《We a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