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专栏

老愚:告别黄土地

  ·  2018-08-10
那也是秋天。 从我接到录取通知书那一刻起,母亲就忙碌开了。 我在暗暗期待启程的日子,却不想流露出过于兴奋的样子。可是,展翅飞翔的梦频频显现,我知道自己那颗心已...

老愚:飞翔的大学梦

  ·  2018-08-05
生在关中盆地的少年,好做飞翔之梦。 因为被四周的高山所囚禁,天真的心极易腾空而起,渴望穿越有形的束缚,进入不可描述的自由境地。 夏天,燃烧的季节。 看不...

老愚:上学(一)

  ·  2018-03-18

母亲在书包里放了一块橡皮、一枝铅笔、一个小本子。又往我口袋里塞了一方小手绢。我背起布头做的小书包。

老愚:我就是那个不怎么好看的老愚

  ·  2018-03-05
“你那张像太丑了!真的太丑了!” 自从本人使用打赏二维码之后——那是为了鼓励苹果手机用户打赏,上面的本人头像便屡遭非议。 这是自拍让人变丑的铁证。 那张...

老愚:作恶的蝴蝶效应

  ·  2018-02-26
天气预报又玩了一回行为艺术,期盼很久的雪还是不愿落在北京的大地上。失望之馀打开公号留言,一个用参考消息报做头像的跳出来咒骂道: “滚回你的美国!” “ 傻比,...

老愚:在回乡的飞机上

  ·  2018-02-15
返乡前的一夜,很难睡个安稳觉。在我,这几乎已经成为常态。 入睡前,自觉有一颗平静的心,但一入梦乡,却时时惊醒。倒不是怕耽误了航班,只是被一种难以名状的思绪左右着,处...

老愚:请人打赏会丢掉气节吗?

  ·  2018-02-01
开通打赏功能不久,一读者留言映入眼帘,他建议我立即删去文后的打赏二维码,因为“会让人觉得老愚没有气节”。 我不禁乐喷了。这种比孔雀还爱护其羽毛的心意,何其稀缺耶。 ...

老愚:我的中学时代(中)

  ·  2015-05-25
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我随继父去咸阳打工。 时间已经进入1978年,我在世间已经生长了十五个年头。孤寂的农村生活,培养出少年蓬勃的想象力。目力之外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我...

老愚:乙未年初夏造句

  ·  2015-05-01
【陌生人】乘电梯下楼,在16层进来一位老者,身穿运动装的他打量我一眼,开口问:“您都穿半截袖了?一下子就到夏天了?”我颔首答道:“北京春脖子短啊!”一年来,这是第二位主动...

老愚:性、通奸及爱情神话

  ·  2014-11-28
新近落马的山西二名女官员,因被当局戴上“通奸”的帽子而备受瞩目。自2014年夏天起用的这项罪名,总算实现了“男女平等”。 ...

老愚:不英雄便投降?

  ·  2013-06-15
一封“公开信”,将被延安城管踩头的自行车店主刘国锋架到盛夏的火上。这封及时雨一般的“公开信”意在为城管开脱,以常情推测,此信必不是受害人的意愿表达,但当局必有能力使当事人...

老愚:当错别字落到我的肩上

  ·  2013-06-07
央视名嘴张泉灵今年6月4日晚八时许,在讲述钱锺书杨绛书信拍卖一事时,将其女儿钱瑗的名字两次读成“瑷”。几分钟后做了更正,估计是演播室同事提醒,因为...

老愚:大地的恩赐

  ·  2013-05-16
(编者按:本文为老愚的系列文章“故乡在童年那头”之六。) 三十二年前的秋日,我背起行囊,踏上求学之路。 出发那天早上,秋色正好。农人在地里劳作...

老愚:李承鹏会与红十字会和解吗?

  ·  2013-04-27
4月20日早上,未经预告的芦山地震发生,作家李承鹏立即中断杂文集《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一书签售,紧急奔赴灾难现场。 我隐约意识到一场爱心比赛又要开始了。 救灾的情况与五...

老愚:《白鹿原》的非文学问题

  ·  2013-03-01
批评一部获得广泛声誉的作品,一定会有道德风险。但发现了缺陷而不言,就达成了与自命不凡的“权威”文学界的合谋,无异于在伤害未知的读者。 陈忠实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