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专栏

傅国涌:重返辛亥革命现场

  ·  2018-04-07

长期以来,我们所知道的辛亥革命几乎是革命党人单方面的叙事,教科书的普及,年复一年的纪念,大量的革命记忆,几乎都是单向度的革命视角,我们看见的只是历史的单一侧面,而在不知不觉、潜移默化中当做了全部

傅国涌:珍视低调理想主义遗产

  ·  2015-03-22
王人驹是谁?即使在其家乡温州也恐怕没有几个人知道了。他生于1901年,殁于1951年,没有显赫功业,也无煌煌大作,并不是什么时代浪尖上的人物,但他有生之年大部分的时光都耗...

傅国涌:诗曾是一种生活方式

  ·  2013-06-18
中国原本是个诗的国度,我甚至想,诗与这个国家一样古老,穿透了整个漫长的编年史。诗曾是一种生活方式,不仅是阳春白雪的文化消费方式,同样是下里巴人的自我娱乐方式,只要听听那些...

傅国涌:杭州耶稣堂弄7号,即将消失的家

  ·  2013-05-28
作者按:此文本来是2010年春天应《独唱团》之约而写,不料《独唱团》一辑而终,此文一直没有发表过。2009年秋天,我在杭州耶稣堂弄的家面临拆迁,没有想到房子迄今还在,...

傅国涌:吴禄贞被刺之谜

  ·  2013-05-27
与吴禄贞熟悉的蒋作宾辛亥时为陆军部司长,他回忆,“清廷知吴禄贞有异志,任为山西巡抚,以示羁縻。良弼等认吴等革命性成,非杀之不足以资镇压;余等潜知其消息,即遣王...

傅国涌:无语江山对夕阳

  ·  2013-04-24
晚清开放谘议局选举是中国政治史上的一件大事,在这个古老的帝国,无论选举、自治还是议会问政都是全新的事物,一束政治文明的奇异之光骤然照临了这个中世纪的漫漫长夜,仿佛是几千年...

傅国涌:教育,永远面朝未来

  ·  2013-04-18
——《回望民国教育系列》总序 我曾在老杭大图书馆的七楼、八楼呆了大半年,几乎天天去那里,主要是看旧《大公报》影印本,也顺便看看其他的旧报刊。有一...

傅国涌:“公开信时代”如何到“对话时代”?

  ·  2012-12-13
长期以来,中国都处于“公开信时代”。远的不说,1895年,泱泱大中华在甲午海战中被蕞尔小国邻邦日本轻易击败,举国震惊远非半个多世纪前败于远隔万里的...

傅国涌:华盛顿告别政坛之后

  ·  2012-11-30
1796年9月17日,华盛顿第二次总统任期即将告终,他在费城《每日新闻报》正式发表感动了几代美国人的《告别演说》。历史不会忘记他最后一次在公众场合出现的感人一幕,1797...

张思之先生回忆他的中学时代

  ·  2012-09-12
傅国涌按:2005年,张思之先生应我之约,写了《绵绵师魂谁继?》,我已经读过无数遍,每次重读,都有新的感动、新的收获。此文收入2006年春天初版的《过去的中学》,近日...

傅国涌:老大学的“学本位”传统

  ·  2012-08-18
大学总有一些普世公认的基本准则,比如学术自由、教学自由、教授治校、学生自治等,这早已是常识。在我们历史并不悠久的高等教育史上,这些准则也已成为传统,即使在国民党统治时代,...

傅国涌:民国教育的花开花落

  ·  2012-08-03
教育是什么?在今天一般中国人眼中,其实“教育”只被理解成一个字:只有“教”,没有“育”。&ldqu...

傅国涌:大学教授是先生,小学老师更是先生

  ·  2012-07-26
西挹神山双爽气,东来邻寺疏钟,看吾校巍巍峻宇,连云栉比列其中。半城半郭尘嚣远,无女无男教育同。桃红李白。芬芳馥郁,一堂济济坐春风。愿少年,乘风破浪,他日毋忘化雨功。 小...

傅国涌:一个只有“聪明人”的世界是没有希望的

  ·  2012-06-19
记得《红楼梦》开篇有两句诗,“人情练达即文章,世事洞明皆学问”,几乎概括了数千年来中国社会的所有奥秘,所谓“人情练达”、&...

傅国涌:这一天迟早总要来

  ·  2012-06-07
——读一点托尔斯泰 “从最古老的时候起,在世上一切民族中间,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关系一直建筑在暴力之上。但这关系也像世上的一切事物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