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专栏

陈季冰:《大宪章》的意义在于它得到了践行

  ·  2015-06-28
800年前的今天,1215年6月15日,内外交困、走投无路的英格兰国王约翰(King John,1167-1216)在泰晤士河旁兰尼米德(RunnyMede)的一片美丽宁...

陈季冰:亚投行:一个“新型”搅局者

  ·  2015-06-06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以下简称亚投行,或AIIB)的创建,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一场地缘政治角力,而且,...

陈季冰:从“官话”、“国语”到“普通话”

  ·  2015-04-26
——一则国家权力不断深入渗透社会生活的政治叙事 我曾不止一次在公寓楼的电梯里碰到这样一对母子—— 牙牙学语的小男孩每说一句普通话,年轻的母亲总是温和而又坚持地对他...

陈季冰:“新加坡模式”能算一个“模式”吗?

  ·  2015-04-26
——十字路口的新加坡(中) 在3月29日的朴素国葬后,新加坡举国将进入一段艰难而漫长的反省期。 新加坡现任总理、李光耀的长子李显龙在他父亲的悼词中说得一点也不过分...

陈季冰:李光耀已盖棺,“新加坡模式”未定论(上)

  ·  2015-04-06
所有人都有离开历史舞台的那一刻,纵使那些亲手缔造了历史的巨人。 被誉为“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政治家之一”的李光耀于23日凌晨3时18分点在新加坡中央医院去世。这位新...

陈季冰:欧洲的悲剧(下)——从移民困境看欧洲政治的失败

  ·  2015-03-22
放在今天的视野里来看,《马斯特里赫特条约》(Maastricht treaty)不像是一块奠定更大规模经济一体化和政治统一的基石,倒像是上一代不切实际的欧洲主义梦想家们的...

陈季冰:欧洲的悲剧(中)——右翼民粹主义的反击

  ·  2015-03-01
在许多人的印象中,法国人只有成千上万地聚集在大街和广场上、挥舞着标语并高唱“革命”歌曲时,才最能体现自己的存在。1月11日的百万人大游行继承了高傲的法兰西民族200多年以...

陈季冰:复苏停滞之际重温索罗斯“反身性”理论

  ·  2015-02-27
本周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闭幕的20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为全球经济勾画了一幅不确定的前景,鉴于经济复苏的不平衡以及“二次探底”的威胁,各国财长和央行行长们誓言,在必要时将...

陈季冰:索罗斯的两张面孔

  ·  2015-02-12
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证明了一个令人沮丧的道理:当一个人无情地伤害世界的时候,他会令世界印象深刻;而当他全情报效世界时,他却总是被世界...

陈季冰:欧洲的悲剧(上)

  ·  2015-02-04
——欧洲“伊斯兰化”与“多元文化”的失败 素来以标新立异、特立独行为荣的法兰西人很少表现得像1月11日那么万众一心。 那个星期天的下午,在总人口不到7000万的法...

陈季冰: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障碍和复杂性

  ·  2013-06-03
与自己的前任温家宝一样,新任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一再强调加快推进改革的极端重要性和紧迫性;不过,与温家宝的进路稍稍不同,李克强所谈论的改革几乎全部集中于经济领域。 这是一...

陈季冰:简体字、白话文与文化复兴

  ·  2013-06-01
“鄉”里无“郎”,“魔”仍是“魔” 每年清明和冬至去墓园祭扫逝去的先人时...

陈季冰:正在逝去的“中国梦”

  ·  2013-05-30
30多年前,当年轻的李克强在安徽凤阳县的田埂上接到来自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时,一个灿烂的“中国梦”在他的面前徐徐绽放。 现在,眼看着一年一度的毕...

陈季冰:WTO:新掌门老难题

  ·  2013-05-25
2013年似乎注定属于拉丁美洲。 继两个月前阿根廷枢机主教豪尔赫·马里奥·伯格里奥(Jorge Mario Bergoglio)被推举为天...

陈季冰:阿泽维多不可能完成的使命

  ·  2013-05-20
2013年似乎注定属于拉丁美洲。 继两个月前阿根廷枢机主教豪尔赫•马里奥•伯格里奥(Jorge Mario Bergoglio)被推举为梵蒂冈新教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