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专栏

陈丹青:我看徐悲鸿

  ·  2019-02-20
本文来源于:南京师范大学艺术学院徐悲鸿艺术研讨会发言 会议主题为:如何成就大师? 这次会议的议题很有意思,也很“恶毒”,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如何成就大师?”答...

陈丹青:美术馆

  ·  2018-03-28

当初我揣着几十美金来到美利坚,只为一件事:奔美术馆看原作。往后怎么活下去、画下去,全不知道。现在想来,真蠢得连这就叫做“奢侈”也不知道。

陈丹青:只有一位孙佩苍

  ·  2018-02-10
编按:本文来《寻找孙佩苍》(孙元/著)书序。 美院两年学业期间,有一项经历至关重要:1978年秋,某日,全班同学被领进陈列馆仓库,观看三十余件19世纪欧洲油画的原典,除...

陈丹青:我们把木心扔到大街上去了

  ·  2015-08-08
陈丹青/文 此刻我在纽约,在杰克逊高地的家。出了门,向北而偏西,步行半小时便是圣马可墓园;偏东而向北,沿82街走十分钟,就能看见木心当年的旧居。到临翌日,难免时差,...

陈丹青:浪漫泼辣的校园记忆已经丢了

  ·  2015-03-19
陈丹青/文 80后、90后是我见过最乖、最被动、最有悖青春本能、最缺乏表达意识的两代人,和“垮掉的一代”比,和嬉皮士比,更是笑话。 年轻人整体性的“困惑”与“...

陈丹青:葬礼与追思

  ·  2013-02-18
“那是我与先生的最后一见么?我提前目击了我们全体的下场。他们要我戴上墨镜,然后打开炉膛的小小铁门,如赐特许的礼遇,让我正视熊熊烈焰。” &...